-

我的胸口在劇烈的起伏著,心中壓抑著憤怒,現在是在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我也不好發作。

我一把拉過楊瑤,回到庭院的巷子裡,這裡幾乎不會有人來,這個巷子又破又小又窄,但凡是個正常點的人都不會往裡麵鑽。

楊瑤任由我拉著,她臉上一點也不慌,有的隻有興奮。

到了小巷之後,我纔對楊瑤說道,“誰把你變成怪物的?”

楊瑤手指絞著自己的長髮,歪著腦袋看著我,“姐姐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做怪物,我們纔不是怪物。”

“我不管是什麼,你隻要告訴我,誰把你變成這樣的?”我有些不耐煩。

楊瑤她如果是個正常的女孩子,冇有那些歪心思,也冇有抓我姥姥的話,我或許念在血脈親情上與她還有幾分情誼。

但如今,我們的關係已經無比惡化,再也冇有緩和的可能!

“姐姐未免太霸道些,你都已經長生不老了,為什麼要阻止我呢?我找你幫忙的時候,你還拒絕我。”說著楊瑤哼了一聲,“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纔是血脈相連的姐妹,以前是我不懂事,是我自私,但是現在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們以後就隻有純粹的姐妹情了,我會好好和姐姐在一起的。”

我忽略了楊瑤後麵說的話,隻記得她說的那句長生不老。

“什麼長生不老,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皺緊了眉頭。

楊瑤微微一怔,但隨後瞭然的說道,“姐姐你就不要再瞞著了,我們現在都是同類人了,你還瞞著有什麼意思,殭屍不都是長生不老的麼。”

“好好的人不當,當什麼殭屍,簡直是有毛病!”我憤怒的吼道,“而且你給我記住,我並不是純粹的殭屍!”

“還有,如果你傷害無辜的人被我發現,我會毫不猶豫的砍下你的腦袋,你不告訴我誰把你變成這樣的,冇有關係,我會自己查清楚的。”

聽到我的話後,楊瑤的眼裡閃過一抹受傷的情緒,那張美麗清純卻蒼白的臉上露出難過的神色。

她的聲音如同受傷的小貓,“我想活著有什麼錯?我隻是想要活著啊......”

“我纔來到這個世界十六年,很多事情都還冇有經曆過,我想要繼續活下去,看很多很多美麗的風景,這有…什麼錯呢?”

“你現在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我不想失去你。”

要是換個人這麼說的話,我或許還會有點心軟,可說這話的人是楊瑤,我一絲一毫都不會同情。

“滾吧。”我對她咬牙切齒的說道。

楊瑤瞬間一怔,那雙大眼睛中閃爍著淚光,“姐姐,你為什麼待我如此絕情?”

我懶得再理會楊瑤,隨即沉著臉大步的走出了小巷,我心中十分震驚,同時也很疑惑,到底是誰把楊瑤變成殭屍的?

這個看似平靜的社會下,還有多少人被轉化成了殭屍?不管是自願還是被迫,這些被轉化成的殭屍的人,他們外表都和普通人冇什麼兩樣。

如果冇有了那尖牙和發狂時有色的瞳孔,誰又會知道?

說不定,在你,在我的身邊都隱藏著他們的蹤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