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為什麼惡靈冇有吃掉黃瑩瑩的靈魂,這個檸檬精有什麼特殊?

想到這些我腦袋都大了,惡靈跑了我要怎麼跟靳香交代啊?

看來明天隻有先把黃瑩瑩交給她了,網絡情鬼受害者的靈魂就交給專業的人超度吧。

“誒,孟笙,你腦袋上的髮卡挺好看的啊,在哪裡買的?”

黃瑩瑩朝著我飄了過來,伸手朝著我腦袋上的小花摸了過來。

她要是不提來的話我都差點忘記了,我腦袋上還種著一隻花蠱。

這東西長在我的腦袋上平時冇什麼感覺,有時候根本就忘記了還有這個東西。

“你不要亂摸,很危險的。”我瞅了一眼黃瑩瑩,“再說了你都已經死了,問這些有什麼意義?”

黃瑩瑩不信邪的彈了彈我頭上的小花,“人死了就不能愛美了嘛?你真小花真有趣,肉乎乎的。”

“啊呀——”

隨之而來的是黃瑩瑩的一聲慘叫,她馬上收回了自己的手,我看見她的手指好像斷了一截。

她捂著自己的手,驚恐的盯著我,“孟笙,你頭上的究竟是什麼?!”

我白了一眼黃瑩瑩,“我也想知道是什麼。”

黃瑩瑩委屈巴巴的說道,“你這玩意兒竟然把我手指給咬掉了一截,太可怕了!你身邊的都是些什麼怪物?”

對於黃瑩瑩被咬掉手指的事我也很震,這花蠱一直在我腦袋上都冇啥東西,冇想到竟然這麼凶猛!

我感到後怕,它不會把我腦袋給挖空了吧?

想到這裡我渾身都在發寒,看來要儘快想辦法把這花蠱給弄下來!

“閉嘴吧你!”我朝黃瑩瑩說道。

一旁的張靈均伸手就將黃瑩瑩收到了符紙中,然後疊成了一個三角形的符包遞給我。

我把符包收下準備明天給靳香。

張靈均此時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應該是還在想剛纔惡靈所說的話。

“小叔,你還好吧?”我有點擔心的問道。

我聽見張靈均微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隨後他輕聲說道,“我和三師叔分彆的那天是十二月十三,下著大雪。”

我愣愣的看著張靈均,是他三師叔讓惡靈帶話給他的,那他三師叔和惡靈有什麼關係?

還有上次的事件,死去的成秀給我們的畫,畫中的男人和三師叔和七分相似。

他們之間似乎有些千絲萬縷的聯絡。

“小叔,會不會是你三師叔回來找你了?”我小心的問道,“可是如果他回來找你的話為什麼不直接現身呢,而是讓惡靈給你帶話。”

張靈均的神色凝重,他看著麵前被燃燒過的符紙,地上隻剩下一堆符灰了。

“我懷疑......”張靈均抬眸看向我,凝眉說道,“張家符籙的陰卷符籙在他那裡。”

什麼?!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我雖然不知道張家符籙具體有多厲害,但是看張靈均對它的重視程度,就很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