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齊晟的話,我哭得更傷心了,傷心不是因為黃瑩瑩死了。

黃瑩瑩的死可以說是她自己作的吧,但我還是覺得有些唏噓。

“你可以告訴我她是因為什麼死的嗎?我不想瑩瑩死得不明不白。”

我看著齊晟,紅紅的眼眶中是梨花帶雨的淚珠,牙齒輕輕的咬著嘴唇,又可憐又無辜。

我簡直都要被自己現在的樣子給打敗了。

有點肉麻。

“孟小姐,擦擦眼淚吧。”說著齊晟拿出紙巾給我,我很明顯的看見他的喉頭滾動了一下。

“謝謝。”我接過紙巾擦拭著眼淚。

齊晟說道,“孟小姐,你哭得這麼傷心,和瑩瑩的關係肯定很好吧?”

“嗯。”我點了點頭,“我和瑩瑩的關係很好,不過哭這麼傷心還有另外一件事。”

說著我低下頭眼淚更加洶湧了。

我給自己在心裡點了個讚,我特麼不去當演員都可惜了。

“什麼事?”齊晟問道。

我不動聲色的勾了勾唇,很好,快要上勾了。

我抹了一把眼淚,對齊晟說道,“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我的好朋友也死了,兩件痛苦的事情都發生在我身上,任誰都受不了。”

聽到我的話,齊晟的眼睛突然一亮,“你分手了?”

我點頭,“嗯,那個渣男,他不要我了,他愛上了其他女人。”

當我說到這個的時候,齊晟的眼睛裡也露出了厭惡的神色。

他喃喃的說道,“為什麼總有人要三心二意呢,明明身邊有最好的,卻還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

“這樣的人啊,就應該去死。”他陰森森的說道。

但很快他意識到我還在看著他,齊晟又說道,“孟小姐你覺得呢,渣男是不是應該去死?”

我愣了一下隨即點頭,“是,渣男就該去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我說到渣男的時候,我的背後竟然一陣陣的發涼,並且帶著一絲絲的怨念。

難道此時褚今許在某個我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的觀察我?想到這裡,我的膽子大了一些,褚今許說了會偷偷跟著我,雖然不知道他這個偷偷的是跟到哪裡去了,可是隻要一想到褚今許就在我的身邊,我也安心了。

“孟小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想請你喝一杯。”齊晟的聲音帶著絲絲的蠱惑,“酒精是麻痹悲傷最好的辦法,我知道一家環境很不錯的清吧,我們去喝一杯吧。”

我有點不好意思,有些‘害羞’的說道,“這不太好吧,畢竟你可是瑩瑩的男朋友,我們兩個的話......”

說到這個,齊晟的臉上瞬間露出一抹憂傷,他對我說道,“放心吧,瑩瑩是不會怪我們的,你是瑩瑩最好的朋友,你現在這麼傷心,她在天有靈的話,肯定也希望我安慰你的。”

嗬,男人。

黃瑩瑩這人雖然討厭了點,但是她對男人可真是瞭解,現在發生的事,跟她給我說的完全一模一樣的劇情。

我倒是要看看這齊晟的作案手段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