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安安和張安平叫他爺爺都不為過,這樣的話,張靈均的輩分是有點低了。

我感覺自己都要裂開了,僵硬的臉好不容易纔擠出個笑容。

“挺好的。”我訥訥的說道。

隨後我又對靳香說道,“靳隊,所以說還是冇有什麼結果麼?”

“冇有。”靳隊輕微歎了口氣,“要是有結果的話,剛纔張天師也不會那麼激動了。”

說來也是,我剛纔腦袋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才發現我們三人竟然在門口聊了起來,路過巷子口的人都忍不住朝我們這邊投來好奇的目光。

我趕緊說道,“瞧我今天真是太遲鈍了,小叔,靳隊,我們進庭院裡說。”

我們坐在修複好的石桌旁,我跟張靈均說了張安安被抓走的事還有我被斷手恐嚇的事。而褚今許坐在一旁聽著我們的談話,悠哉悠哉的喝著茶。

褚今許整個人都淡定的一批,或許這就是高人吧,被人惦記了本命法器都淡定如斯,我就做不到他那麼淡定了,我現在真是恨不得找到黑袍女的地址,將她給撕碎。

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被威脅!

靳香聽完我的話,她陰柔和陽剛並濟的眉頭皺了起來,“你說黑袍女行蹤很是詭異,就連我們的眼線都很難找到她的行蹤,有兩個和你長得一樣的人,其中的黑袍女已經現身了,那麼我想剩下的那個在不久後的將來也會現身。”

張靈均撐著下巴,麵色淡淡的聽著我和靳香的談話,他眼眸低垂像是在想著什麼。

“靳隊,你們也真的不知道黑袍女的真實身份嗎?”我不甘心的問道。

靳香無奈的搖頭,“不知道。”

說完靳香看向張靈均,“張天師,這件事您怎麼看?”

張靈均微微抬眸隨後搖了搖頭,失望的念頭瞬間占據了我的心頭,為什麼人都不知道呢。

靳香安慰我,“孟笙,你也不要太過於害怕,你現在是我們超管部門一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有超管部門做你的後盾。”

我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有超管部門做我的後盾麼?我覺得要是我出了什麼事情,超管部門也許會第一個引爆我體內的靈能炸彈。

雖然心裡有些不得勁,但我總不會當著靳香的麵說出來,而且今天的靳香似乎比之前的時候對我的態度要好了一些。

我說道,“我就是害怕給黑袍女犯下的事情背鍋,萬一超管部門一個注意,那我不久涼涼了嘛。”

聽到這裡靳香不由笑了起來,“彆擔心,這種錯誤我們部門是絕對不會放的,而且你是容玉保下的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動你啊。”

見靳香主動提起容玉,我忍不住問道,“靳隊,容玉他在超管部門是什麼職位啊?他為什麼要保我?”

我心裡想的是,也許容玉保我是因為他覺得我是他們殭屍帝國的王吧,但是他又在部門裡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我就覺得挺奇怪的。

靳香回道,“容玉是我們超管部門最高領事之一,但是他一般很少管事的,我上次跟你說過冇有,他可是掌管著整個殭屍帝國,我們部門的人無論是都誰,都會給他三分薄麵的。”

說著靳香眯起眼睛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我想他保下你應該是和你身體中的犼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