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片發給我。】

看到這幾個字,我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激動得眼眶都濕了,靳香她還是願意幫我的,也許她並冇有我想象中那般討厭我。

我忙將兩張照片發給了靳香,又跟靳香道了謝,不過這次靳香冇有回我了。

不過在此時我的心情都變得輕鬆了起來,我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我能和靳香慢慢的修複這段關係。

讓我驚喜的是,許久都沒有聯絡不上的張安安竟然主動給我打了電話,電話裡張安安告訴我她已經回來了,並且現在已經到高鐵站了,讓我去接她。

這傢夥要回來竟然都冇有提前告訴我!結果她是說要給我一個驚喜,所以才保密的。

我趕緊收拾了一下就要打車去高鐵站,結果一出巷子就看見白叔開著車到了我身邊,白叔笑著說道,“笙笙這是要去哪裡?”

“去高鐵站接朋友。”我回道。

白叔將車門拉開,讓我上車,“走,我送你。”

我有點猶豫,平時和褚今許出門的時候讓白叔開車,我覺得理所應當,可是這次是我自己要去的,要是褚今許知道了我公車私用還不知道要怎麼說我呢。

我忙對白叔說道,“白叔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去就好了,待會兒褚今許知道了又該說我了。”

白叔此時的臉上笑容更加燦爛了,“神君不會說你的。”

“為什麼?”我下意識的問道。

白叔拋給了我一個你懂得的眼神,“因為這就是神君交代過的,以後不敢笙笙去哪裡,都讓我來送。”

謔,我震驚,這褚今許是哪裡變得不對了,竟然對我這麼好了?我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不過既然是褚今許安排的,那麼不坐白不坐,況且白叔的開車技術都很好的。

來到高鐵站,我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見了張安安的身影,不過在看到張安安臉的時候我卻差點都認不出來她了。

現在的張安安高挑漂亮美豔,往那人群中一站彷彿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我整個人都呆掉了。

我走到張安安的麵前,圍著張安安轉了三百六十度,這完全就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絕世美顏!

“安安!”我一巴掌拍在張安安那挺翹的PP上。

張安安嬌嗔的瞪了我一眼,“這麼多人呢,你也不知道剋製點!”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張安安,“好傢夥,兩個月不見你去整容了?好哇你,你竟然揹著我偷偷變美!”

張安安的心情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我估計是她爸媽的生意又盤活了吧,不然的話張安安肯定是哭唧唧的。

“我現在這樣漂亮不?”張安安撫著自己的臉蛋問道。

不得不說,現在的張安安是真的很漂亮,先不說那五官,就說她那皮膚嫩得就能掐出水來,而且屬於那種很健康的,白裡透著紅的。

“你老實告訴我,你怎麼變美的?”我嚴肅的盯著張安安,“有這種好事情你肯定得第一個分享給我啊!”

按照張安安平時的性格,我要是問她變美思路,她肯定能巴拉巴拉的給我講上好幾個小時,可這次,她卻隻是神秘的笑了笑,什麼都冇有跟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