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瑞的話引起了我們所有人的注意,特彆是我們來找成秀的三人。

我彎下腰準備伸手去摸摸小瑞的臉蛋,但女人卻將小瑞緊緊的護在懷裡,以為我要把小瑞怎麼樣一般。

我隻好收回了自己的手,對小瑞說道,“小朋友,你能告訴我你見到你姐姐是在什麼時候嗎?”

我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溫柔,在我問小瑞的同時,褚今許已經慢悠悠的在房間裡轉悠了。

小瑞天真的看著我,問道,“姐姐你是誰呀?”

我溫柔的笑了笑,回道,“我是你姐姐的朋友,是來找你姐姐的,可是你姐姐好像不在家呢。”

小瑞一雙清澈的眼睛盯著我,“那姐姐你來得很不巧啦,我姐姐在你們來之前就出門啦,不知道什麼時候什麼回來呢,就在媽媽剛纔開門的時候走噠。”

小孩子天真清脆的聲音讓在場除了我和褚今許之外的人發涼,一般的情況下小孩子是不會撒謊的,何況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可是為什麼剛纔我們在外麵的時候,冇有感覺到這屋子裡成秀靈魂的存在?

成秀已經死了,而蔡立軍畫的那張肖像圖上的那雙眼睛就很有可能被成秀附體。

至於為什麼要附在那張圖中,這就暫時不知道了。

我和褚今許對視了一眼,褚今許雖然神色傲嬌,但我卻從他的眼中看出來了鼓勵的目光。

我定了定神,對成秀母親問道,“冒昧的問一下,成秀是怎麼死的?”

成秀的母親似乎還對剛纔我的行為有怨氣,她惡狠狠的瞪著我,抿著唇並不回答我的話。

對於這種事情,我其實冇什麼耐心,特彆是得知了她對成秀的行為,我就更加不耐煩了。

我冷聲對成秀母親說道,“你兒子剛纔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吧,他看見成秀了,也就是說成秀是冤魂不散,她會回來找你們的,或許你認為你自己冇什麼,可是你的寶貝兒子呢?她會不會對你的寶貝兒子做什麼?”

成秀母親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她盯著我,驚訝的說道,“你不是秀秀的學校的,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找上我們孤兒寡母有什麼目的?”

我指了指身邊的蔡立軍,說道,“我懷疑你女兒的鬼魂纏上了我身邊的這位先生,作為官方部門,我們有權利對你進行審問。”

成秀母親本來就驚恐的臉上帶上了一絲狐疑,她看了一眼蔡立軍,“我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鬼魂什麼官方部門,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鬼魂,你們彆想嚇唬我!”

“再說了,就算我女兒有鬼魂,怎麼可能去纏上這個男人?”

我看向那角落裡此時已經燃儘的火盆,我想在我們來之前,她應該就知道成秀的鬼魂的存在,不然按照她這麼摳搜和不在乎的性格怎麼會給成秀燒紙錢?

我擰著眉頭,不滿的看著這箇中年婦女,對我來說她現在的一切狡辯都冇有意義。

我厲聲喝道,“還不肯說實話嗎?!是不是等你兒子死了,你才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