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給了我們生命,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人生就必須要讓他們主宰嗎?!

指尖聚集著靈力,朝著那手機一指,呯的一聲手機掉在地上直接爆炸了,嚇得中年婦女尖叫起來。

隨即我伸手直接將防盜門硬生生的掰開了,中年婦女驚恐的看著我,顫抖著手指著我說道,“怪物,怪物,你是個怪物!”

“怪物怎麼了?”我緊盯著中年婦女,“就算我是怪物,也比你這樣的鐵石心腸無情無義的人強,你的女兒死了,你不僅冇有傷痛,甚至還責怪她為什麼死得這麼早,隻因為她死早了冇有人賺錢給你的兒子買房娶媳婦?”

“作為一個母親,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我怒吼道。

都說天底下冇有不愛自己孩子的母親,可是這樣的母親隱藏在社會中,有很多很多。

門口的動靜已經引來了周圍鄰居的注意,我知道我們現在所執行的事情不宜被過多的人知道。

進屋後我飛快的把門關上,我這才發現在屋內還有一個大概七八歲的小男孩,小男孩正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看著我們三個闖入者。

蔡立軍有些遲疑的說道,“孟小姐,我們這樣闖入彆人家的家裡不好吧,這是犯法的。”

我紅著眸子瞥向了蔡立軍,冷聲道,“你都快死到臨頭了,還管這麼多?”

或許是我之前對蔡立軍的態度比較溫柔禮貌,他現在看到我這個樣子纔會表現得震驚和害怕吧。

早前,我還發現自己自身的一個秘密,在我怒氣值直線上升的時候,我的眼睛會變紅,像血一樣紅,在眸子變紅之際,我對血液的渴望也會上升。

看都中年婦女的樣子,我真想一口咬斷她的脖子,不過這個念頭一升起就被我給狠狠壓下去了,我現在這樣都是犼的魂魄在影響著我,如果我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就去傷人的話,那不是正好中了犼的下懷了嗎?

我努力的讓自己的情緒變得平靜,眸子裡的紅漸漸褪去,我的怒氣也被自己壓了下去,看中年婦女的眼神卻是冰冷。

屋子裡滿是香燭和紙錢的味道,房間角落裡一個鐵盆中還有未燃燒殆儘的紙錢,除了這些之外,房間裡一切正常。

小男孩兒愣愣的站在房間中央,不動也不喊,我想可能是剛纔的事情把他給嚇壞了吧,他隻是個孩子,懂什麼呢。

我覺得有些奇怪,像中年婦女這種心態的人,又怎麼會在房間裡給死去的女兒燒紙錢?對她來說,給死去的女兒燒之前純屬是打水漂,是浪費。

“媽媽......”就在我疑惑的時候,小男孩突然開口喊道。

女人從地上一躍而起飛快的衝到了小男孩兒的身邊,她一把抱住了小男孩,柔聲細語的開始安慰小男孩兒。

小男孩卻聲音脆生生的說道,“媽媽,剛纔姐姐回來了,可又走了,媽媽,我好想姐姐呀,你讓她回來陪我好不好?”

女人聽到小男孩兒的話,驚恐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小瑞,你在說什麼,媽媽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姐姐已經死了,以後姐姐都不會回來了。”

小瑞不滿的大聲說道,“媽媽你騙人,姐姐纔沒有死,剛纔姐姐還回來看我了,她讓小瑞以後要乖乖聽媽媽的話,她說以後還會回來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