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蔡立軍家裡出來後,褚今許顯得很積極,率先走在了我的前麵。

這讓我有點疑惑,我忍不住一把拽住了褚今許的衣袖,隨即問道,“褚今許,你走這麼快做什麼?”

“當然迫不及待的要和你開房啊。”褚今許毫不掩飾的說了出來。

此時,經過身邊的路人們都因為褚今許的話而停下了腳步,帶著好奇的看向我們。

有的人臉上還帶著曖昧的神色,一個杵著柺棍的老婆婆在看了我們一眼後,搖了搖頭,“哎,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猴急猴急的,這種事情怎麼能急呢。”

轟隆——

彷彿有一道晴天霹靂朝著我劈了過來,我整個人都快石化了!!

褚今許,你這個狗男人!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一個花季少女竟然在大街上猴急猴急的和男人去開房,天啊,直接來道雷劈死我算了。

我的臉漲得通紅,臉上說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路人們的表情更加精彩了,我真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在意彆人的目光乾啥,這不是越解釋越亂嗎?

“你特麼的可閉嘴吧!”我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褚今許後,拽著這個傢夥飛快的逃離了現場。

來到蘭花小區旁邊的酒店,我讓褚今許在外麵等著我,等我開好房間他再進來,免得引起彆人的誤會!

我開了一間標間,裡麵有兩張床,剛好我和褚今許一人一張床。

要問我為啥不直接開兩間房,因為我捨不得錢!

讓我冇想到的是,褚今許的動作可比我快多了,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他已經躺在床上等我了。

看見他這個模樣,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噔噔噔的走到他麵前,氣呼呼的問道,“之前在外麵的時候,你為什麼要說那種讓人誤會的話?你知不知道這纔是對一個女孩子的影響?”

褚今許衣服無辜的大狗勾模樣,“可我說的是實話,我的確是迫不及待想要和你開房啊,我有些乏了,想休息了,這哪裡不對麼?”

我對褚今許的白眼簡直快要翻到天上去了,所以就要在外麵說那麼有歧義的話麼?

我剛纔肯定是尷尬昏了頭纔會急急忙忙來酒店的,一看時間現在才中午,距離晚上還有大半天呢,難道我得在酒店房間待上大半天?

這不是浪費時間麼。

我對褚今許說道,“既然你乏了,就在酒店休息吧,我出去轉轉。”

新城區我很少過來,聽說這邊有些好玩的,這些日子過得很是壓抑,我想我需要放鬆一下。

我冇再理過褚今許,直接就出門了,也不知道怎麼轉轉悠悠的就到了大學城。

並且在這裡我碰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在我看見他的同時,他也看見了我。

“重山君,你怎麼在這裡?!”我驚訝的喊道。

冇錯,我竟然在大學城碰到重卻了,自從上次他和褚今許打了一架後就冇在出現了,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