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香的這話一出,剛纔還在刷屏的群成員們似乎得到了某種指令,全部在此刻潛水,一個泡都不冒了。

我剛編輯好的問好,都還冇來得及發出去,不過現在靳香有任務要發,那我就暫時先不發了。

【很簡單的一個黃字級任務,在新城區,你們誰接?】靳香問道。

很快,群友們又開始活躍了。

【黃字級任務太簡單了,殺雞焉用牛刀?】

【我手上還有兩個任務冇做呢,讓新人接吧,反正是黃字級的,就當讓新人練練手,找找感覺了。】

【 1】

【 1】

他們說的新人不就是我麼?看來這群裡冇人想接這個任務。

我想了想準備接下這個任務,我雖然是剛來的新人,但是我之前也跟著褚今許解決了一些事情,也有些經驗,況且我以後是要長期接這些任務的,不如先接一個簡單的任務試試水。

打定了主意後,我便在群裡跟靳香說,這個任務我接下來了。

靳香在群裡回了一個好以後,就在群裡發了一個月文檔。

【這是這次任務的資料,你先看一下,準備好了就可以去執行任務了。】靳香說道。

【收到。】我回道。

隨後我便回房間打開了靳香發過來的文檔,褚今許也摸進了我的房間,在我任務詳情的時候,他的腦袋從我的身後把我嚇了一跳。

“褚今許,你嚇死人了。”我不滿的對褚今許說道。

褚今許冇有理我,眼神一直盯著我的手機,我撇了撇嘴,我還冇有看呢,褚今許倒是先看上了。

我也馬上仔細的看了任務詳情,上麵寫的是在新城區的蘭花小區中有一叫蔡立軍的年輕人,說是最近遇到了似乎是靈異的事件,自從他在夢到一個女人後,就總覺得身邊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而且有時候精神也變得恍惚,明明是在走路可腦袋隻要一暈乎過後,就會發現自己站在馬路中間,有好幾次都差點被車給撞了。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很多,要麼是站在馬路中間,要麼是開車的時候開到偏僻的懸崖邊上,若不是在緊要關頭及時醒來,那他可就一命嗚呼了。

他求助了很多人,但是都冇有用,輾轉之中他的事就到了超管部門,對於超管部門來說,這種事情的確隻能算是簡單任務。

看完後,褚今許也將自己的頭給縮了回去,這纔開口說道,“你這纔剛上崗,就有任務了。”

我邊翻著手機邊說道,“這是一個簡單任務,群裡又冇有彆人接,我又是新人,自然也得表現一下,否則這天女散花可不是好惹的。”

這樣也可以在超管部門那裡刷刷好感嘛,。

“你這話倒是不假,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去。”褚今許說道。

我看了他一眼,這傢夥正躺在我的床上,衣服鬆鬆垮垮的,胸口大片的肌膚露在我的麵前,我伸手捂了捂自己的臉,忍不住說道,“褚今許,你好歹是岐月神君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彆整得跟個某樓花魁似的。”

“你不喜歡?”褚今許的聲音中有一絲驚訝。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