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覺得有鬼,果然,褚今許幽幽的對我說道,“綠茶。”

我眉毛一豎,有些不高興,“咋,你這是說我是綠茶?我哪裡綠茶了?!”

褚今許卻伸出手指在我麵前晃了晃,那張俊美的臉上帶著絲揶揄,“我不是說你是綠茶,難道你不覺得張靈均很綠茶嗎?”

被褚今許這麼一說,我更是滿頭的問號了,人家張靈均哪裡綠茶了啊?

我皺眉,“你不要胡說,小叔他心懷大意,心繫蒼生,你怎麼能說人家是綠茶?我看你才向綠茶。”

被我這麼一說,高傲的褚今許臉上的表情龜裂,他猛然抬起大手就要朝著我打來,但我怎麼可能站著讓他打?

我哧溜一下就從褚今許抬起的胳膊下鑽了過去,邊跑邊說道,“你可彆忘記了,打我身痛在你身啊,我們的命可是相連在一起的!”

“隻要我遮蔽了痛覺,打你我就不會痛!”褚今許朝著我追了上來。

我這小短腿哪裡能跑得過褚今許,他一伸手就將我給拎了起來,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我頓時渾身緊繃,臉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

“褚今許,你怎麼能打我屁股!”我又羞又氣。

褚今許又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怎麼?反正都是你身上的肉,你還區彆對待了?”

我,“......”這特麼我還真的無法反駁。

被褚今許這麼拎著,就跟一隻被拎住後頸皮的小貓似的,無論我怎麼掙紮都無法掙脫褚今許的魔爪,要不是我現在的手機提示音響了,他還不肯放我下來呢。

“快放我下來,我看資訊!”我對褚今許喊道。

褚今許這纔不情不願的把我放了下來,我趕緊拿出了手機,竟然是靳香給我發來一條邀請進群的訊息,群名叫做西南打工群。

隨之靳香又發來一條訊息:這是我們超管部門西南區的內部交流群,以後遇到什麼問題都可以在群裡問出來的。

我回了個謝謝後,便點擊同意進群了。

這個群裡的人並不多,也就十來個人,不愧是內部群,人真是挺少的。

我剛一進群,這些人紛紛冒了出來,一瞬間滿屏的訊息跳了出來。

【喲,來新人了?是我在總部群裡聽說的那個小姑娘嗎?】

【樓上的,胡說什麼呢,什麼小姑娘,這可是個狠人呢,徒手殺了我們好多底層員工!】

【彆這麼說,人家還在群裡看著呢,快跟人家打招呼!】

記下來便是清一色的打招呼的訊息,盯著手機螢幕,我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來我在超管部門已經出名了啊,他們竟然都知道我!

但這種出名可不是什麼好事,雖然他們嘴上說歡迎我的話,但是我覺得他們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懼怕我的。

靳香此時也在群裡說話了,【有新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