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送她回去了。”靳香說道。

容玉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將交給了靳香,“有勞了。”

說完容玉轉身離開了,靳香什麼話都冇有說就領著我往外走去,一路上我看到了許多奇奇怪怪的人和奇奇怪怪的儀器。

有渾身都長著羽毛的人,還有兔腦人身的,他們都忙碌的穿梭其中,等到我和靳香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靳香停住了腳步,再次在我的腦袋上套上了一個黑色袋子。

不過剛套上去,她就給我拿了下來,她苦澀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忘記了,你現在已經是超管部門的成員了,這些都不用對你保密了。”

“靳隊......”我依舊想對靳香道歉,可是話到嘴邊卻又覺得現在無論說什麼都是無比的蒼白。

靳香抬手製止了我,“行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同事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會再追究,至於以後的話,合作愉快。”

靳香說著打開了我們麵前的大門,這大門我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的石頭做成的,但是看著非常大而且開啟時那聲音轟鳴,聽到這個聲音我的心頭狂跳,隨著大門的打開,外麵的光也透了進來。

“這是......”我驚訝出聲。

除了光之外,我還聽到了嘩啦啦的水聲,空氣中還帶著一股潮濕,而此時我的麵前不遠處是一片銀白色的瀑布。

“穿過這瀑布就可以了。”靳香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有些不敢上前,不確定的問道,“就這麼直接穿出去嗎?”

“嗯,你跟我走。”靳香說道。

我趕緊跟上了靳香的腳步,靳香走到瀑布前,直接毫不猶豫的朝著瀑布穿了過去,見靳香都穿過去了,我也冇有多做停留,和靳香在同一個位置穿了出去。

我本以為自己會變成落湯雞,誰知道從瀑布中穿出來,我身上竟然一點都冇有濕,我彷彿行走在了一片透明的空地上。

猛然看見外麵的自然光我竟然覺得有點不真實,這種感覺真的好好啊,雖然之前想過就這麼死了,可是當我再次和這個世界接觸的時候,我還是我覺得捨不得。

從瀑布裡出來後,就是一片湖泊,岸邊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他雖然背對著我,但是我一眼就認出他了,看到這個身影我的鼻子竟然一酸,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就是在當看到他的時候,我所有的情緒都忍不住了。

“褚今許!”我朝著他喊道。

聽到我的聲音,褚今許猛然回頭,一身白衣在風中廢物。

我不顧靳香的目光,飛快的跑向褚今許,一頭撞進了褚今許的懷裡,我什麼都冇有管,雙手緊緊的環著褚今許的腰,渾身在這一刻顫抖。

“褚今許......”我輕聲的喊著褚今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