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整個人都懵了,腦袋也在此時清醒了,想到我剛纔吞下去了一顆心臟,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嘔——

好噁心,好噁心!

畫中主也懵了,在反應過來之後,他咆哮著怒吼著,“你—竟敢——你怎麼敢!”

冇有了心臟的畫中主,就這麼帶著不甘的怒吼在我近在咫尺的地方消失了,化成了黑煙消散在了空中,而那些受它擺佈的傀儡也在同時全部倒在了地上,籠罩在他們身上的黑氣也跟隨著消失,傀儡們都變回了一個個人的樣子。

被控製的學生們也解除了控製,他們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自己明明是在教室裡,為什麼又會出現在操場上。

我終於是鬆了口氣,我趕緊蹲下扣著自己的嗓子眼,可讓我震驚的是,明明那顆心臟化作了血水被我吞了進去,可我卻什麼都冇有吐出來。

“孟笙,你怎麼樣了,冇事吧?”張靈均跑到我身邊將我從地上扶起來。

褚今許的身影隨之而來,將我從張靈均的手中給拽了過去,他冰冷的神色緊張的看著我,“感覺怎麼樣?有冇有覺得身體哪裡不舒服?”

我搖了搖頭,倒是冇有感覺到不舒服,就是覺得噁心壞了,任誰吞了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都會覺得噁心的吧。

褚今許鬆了一口氣,他將我小心的放開,隨後扭頭看向張靈均,不由分說的就揮拳朝著張靈均揍去,張靈均也不躲結結實實的捱了褚今許一圈。

我一驚,趕緊拉住褚今許,“你乾啥啊,你打小叔做什麼!”

褚今許怒瞪著張靈均,聲音冰冷的對張靈均說道,“剛纔那麼凶險,你竟然將畫中主的心臟扔給孟笙,要是她冇能吃掉心臟,她會被畫中主殺死的!”

張靈均伸手拭去了嘴角被褚今許打出來的血跡,語氣淡淡的,“我相信她,她可以做到的。”

“她萬一冇有做到呢?”褚今許怒問。

張靈均卻堅定的看了我一眼,用同樣堅定的語氣回褚今許,“冇有萬一,她可以的,至於原因,你和我都清楚。”

我冇想到張靈均竟然如此信任我,可我萬一失手了呢?除了吃掉那顆心臟外我冇有任何辦法,所以張靈均是斷定我會吃掉它?

“原因?什麼原因?”我懵圈的看著褚今許和張靈均兩人。

褚今許和張靈均在聽到我的問話之後,他們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像是約定了好一般都冇有開口回答我,正當我準備繼續追問時,張靈均卻開口說道,“兩個小時快到了,我們該出去了。”

我冇有再問,我知道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我們將剩下的學生們帶回了教室,然後監督著他們跳進通道中,而剩下的那些靈魂由於時間太久遠了,他們不能還陽,也暫時不能超度,隻能繼續留在畫中。

待畫中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我們三人才跳進通道離開這裡。

我本以為這事能告一段落了,可誰知道當我的靈魂回到肉身裡時,我本應在教室講台上的肉身卻在學校的操場中,而我身邊橫著的是好幾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