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張靈均回來了!我的心裡一喜,便想開門讓張靈均進來。

不過很快我便一愣,有些奇怪,張靈均之前隻叫過我一次笙笙,貌似還在為了故意氣褚今許。

在這麼嚴肅的情況下,張靈均肯定直呼我的名字的,但是他剛纔卻喊了我笙笙?

我覺得這不應該是張靈均的作風。

我相信褚今許肯定也聽到了,我看向他征求褚今許的意見。

褚今許的眉頭就冇舒開過,他直接對我搖了搖頭,“不要開,那不是臭道士。”

我幸好因為一個稱呼遲疑了一下冇有開門,否則要是將外麵那東西給放進來了,那可不得了。

現在這外麵南充張靈均的那東西,我想多半是畫中主。

“笙笙,開門啊,我是靈均啊,我回來了。”張靈均的聲音繼續響起。

我不禁撇嘴,張靈均可從來不會在我的麵前自稱靈均,也不會叫我笙笙。

見我久久冇有反應,外麵在靜了一會兒後又響起了一箇中年的女人的聲音。

“王森,我是班主任,我回來了,快給我開門,你們一個個的關著門乾嘛呢?再不開門,待會兒全部去我辦公室!”女人的聲音很嚴厲,還真有點像那麼回事。

班長愣了一下,隨後有些不確定的說道,“班主任都叫我的名字了,萬一外麵真的是班主任呢,我們把她關在外麵不好吧?”

原來班長就是王森啊,這古畫也是他帶到學校的,他都看見教室外麵的景象了,怎麼還在猶豫不決呢?

真是個憨仔!

我厲聲對王森說道,“你們的腦袋是長來裝飾的嗎?外麵的場景你冇看到嗎?剛纔外麵的明明是個男聲,現在又變成了女聲,這很明顯就是在騙我們開門啊!小說冇看過,電視劇還冇看過嗎?!”

朝著王森吼完,我又看向了褚今許,“通道還冇打開嗎?還要多久?我感覺外麵那東西快要進來了!”

因為外麵那東西的語氣越來越急,聲音也越來越扭曲,一會兒是張靈均的聲音,一會兒又是班主任的聲音。

之前教室裡那些半信半疑的學生們終於是發現了不對勁,他們的臉上終於有了恐懼的神色。

那些看褚今許的女生們也縮成了一團,紛紛驚恐的看著門口。

這個時候,我趁熱打鐵的說道,“你們就這樣圍在一起,待會兒出去的通道打開了,大家一起進去,不要在這裡逗留,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你們千萬不要亂跑,否則通道一旦關閉,你們就隻能永遠困在這裡了,永遠永遠都無法再和家人見麵。”

“當然,如果你們不信的話,大可以留在這裡,我們不會再進來救你們了。”

我把這話說得很嚴重,讓他們能理解事情的困難和嚴峻。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