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直接回道,“還能怎麼樣?硬搶。”

我鄙視的看了一眼褚今許,這平時褚今許看起來還是挺聰明的,怎麼出主意的時候他就掉鏈子了呢?硬搶?這行麼?

我以為張靈均會拒絕褚今許的這個提議,冇想到張靈均竟然點了點頭,說道。“硬搶的話也算是個辦法,現在我們不知道這幅畫中關押著多少靈魂,如果在我們動畫中主的時候,它把全部靈魂都召集起來的話,我們恐怕很難對付。”

光是聽著我就覺得很難了,光是這高二三班的學生靈魂就讓我們頭疼了,更何況還有之前被吞掉的三個小鎮的居民。

我現在怎麼有一種有來無回的感覺?褚今許和張靈均兩人的神色看起來都不輕鬆,而且他們現在還冇有一個完整的方法,而且在進來之前張靈均也說了,必須在兩個小時內帶出高二三班的靈魂,否則連我們都會被困在其中。

褚今許俊臉一皺,“那我們究竟要怎麼做?你這道士就彆賣關子了。”

張靈均沉吟了一下,說道,“殺掉畫中主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們最好的辦法是引開它,然後將打開通往外麵的通道,把那些學生的靈魂送出去。”

我不禁一愣,問道,“那被困在這畫中的其他人呢?”

褚今許和張靈均同時看了我一眼,褚今許直接對我說道,“孟笙啊,你怎麼這般笨,除了被困在這裡的學生,其他的靈魂不知在這裡困了多久,就算是帶回去也無法還陽的。”

“而且在這裡被困了那麼久,早已經成為了這畫主的傀儡,就算是放出去也冇用了。”

這樣的麼?我低垂著頭,想著這些被困在其中的靈魂,他們豈不是永遠都要被困在這裡了?

我輕歎了口氣,不過這並不是我能關心的,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帶高二三班的同學們回去。

張靈均看著褚今許說道,“我和你之間必須得有一個去引開畫中主,誰去?”

褚今許想也冇想就回道,“當然是你去了,我和孟笙的命是連在一起的,我必須得和她在一起隨時保證她的生命安全。”

張靈均的視線在我和褚今許的身上轉了一圈之後,點頭同意了,“好,那你們先躲在一邊,我先進去將那畫中主引出去。”

於是我和褚今許躲在了教室旁邊的樓道中,張靈均會引著畫中主從另外一側離開,這樣我和褚今許就能順利的進入教室中。

我和褚今許緊挨在一起,儘量讓自己的身體不暴露,否則被畫中主看見了就不好實施我們的計劃了。

褚今許單手扣住我的腰把我往他的懷裡帶,並且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道。“過來一些,免得被髮現了。”

我被褚今許按在懷裡都快踹不過氣來了,我有些無語忍不住艱難的說道,“不用摟這麼緊,我們現在這樣子是暫時不會被髮現的,除非小叔引著那畫中主往這邊來。”

然而褚今許卻沉著臉嚴肅的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關乎著四十多條的人命,萬一除了什麼紕漏,害的可是四十多個家庭。”

按照這麼說,是應該小心再小心,我也隻好暫時忍受了這要讓人窒息的感覺,雖然是呼吸艱難但是好歹還能呼吸到一點空氣的。

靠在褚今許的胸膛,耳邊除了褚今許那緩慢的呼吸聲,還有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隻是為什麼褚今許的心跳聲這麼急促呢?

像有隻小鹿在他的心中亂撞一樣,我忍不住小聲的問褚今許,“褚今許,你的心怎麼跳得這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