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說我們倆的命運都是聯在一起的嗎?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們現在得進入到這畫中去。

此刻,張靈均已經打通了進入古畫中的通道,在黑板上有一個黑色小小的漩渦,張靈均讓我們在講台上盤膝而坐,隨後他朝著我伸出手,認真的說道,“把手給我。”

我冇有想太多,直接就將手遞給了張靈均,就在我的手要觸碰到張靈均時,褚今許一屁股直接坐在了我和張靈均的中間,然後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入了張靈均的掌中。

張靈均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褚今許,我更是尷尬,褚今許就坐在我和張靈均的中間,張靈均似乎一點都不尷尬,他一手牽著我的手,一手搭在了張靈均的手上。

我隻好朝著張靈均抱歉的笑了笑,褚今許的這舉動簡直就是丟死人了!

“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褚今許挑眉對張靈均說道。

張靈均瞅了一眼褚今許,隨後我們三人一起閉上了眼睛,這一刻我感覺到有一股非常大的吸引力在撕扯我的靈魂,同時我感到那隻握著我的大手猛然在收緊,腦袋傳來一陣眩暈,隨後便短暫的失去了意識。

我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棵樹下,身邊是張靈均卻不見褚今許,明明剛纔在進來之前我們三人是手拉手的,怎麼身邊隻有張靈均呢?

我坐起來拍了拍自己的還有點發暈的腦袋,邊拍邊問道,“小叔,褚今許呢?他和我一起的,他怎麼不在這裡?”

說完我站起身,四處張望著,卻發現我們還是在校園裡,而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學校花園中的一顆觀賞樹下。

“小叔,我們不是進入畫裡麵了嗎?為什麼我們還在校園內?”我忍不住驚奇的問道。

張靈均抬頭看著天空,眉頭微微皺起,“這裡就是畫中,你難道冇發現這裡和之前有什麼不同嗎?”

不同

之前我冇有發現,但是經過張靈均這麼一說,我倒是發現有一些不同了,整個場景中都帶著一股朦朧的紅,很淺很淡看起來奇怪中透露著正常,正常中又透露著奇怪。

“看見了,是紅色的,就連天空都朦著以一層淺紅。”我說道,“可是褚今許呢,他去哪裡了?”

張靈均說道,“可能掉落在其他地方了吧,他醒來應該會來找我們的,現在我們要先辦正事。”

“好,那我們接下來是要去找高二三班同學們的靈魂嗎?”我問道,“這畫中的學校裡應該冇其他人了吧?”

張靈均的神色一點都不輕鬆,他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這副古畫真是靳香所說的是玄字級彆的卷宗,那麼在這裡麵的可不止高二三班的學生。”

說著張靈均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它曾屠了三個小鎮的人將他們的靈魂全部都吸入了畫中,這副古畫利用吸入畫中的靈魂來給自己提供養分進行修煉,除了之前那三個小鎮的人們,在那之前或者在那之後我們所不知道事情還有很多,所以我們並不能準確的知道這畫中究竟有多少靈魂。”

聽張靈均這麼一說,我渾身都變得冰冷,既然這副古畫這麼危險,張靈均為啥不讓靳香帶人一起進來啊!這樣的話,勝算肯定大很多的啊!

我有點想不通張靈均究竟是怎麼想的,也許,高人有高人的想法,是我這等普通人所無法企及的。

“先上高二三班看看,至於其他的靈魂稍後再說。”張靈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