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也真是的,既然來了,走的時候都不帶南鶴一起回去。

我嚴肅的對南鶴說道,“小鶴,你不聽姐姐的話了麼?趕緊回家去,不然姐姐要生氣了。”

見我佯裝生氣的模樣,南鶴在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姐姐你也要早點回來。”

“我辦完事就回來。”我說道。

隨後我給南鶴攔了輛出租車到小巷外的馬路邊,他第一次出來可能不認識路回去,但是到了小巷外他就肯定就知道回家的路了。

南鶴對我是戀戀不捨的,上車後扒著玻璃窗看著我的方向,我的心裡一暖,這孩子未免也太粘人了吧。

送走南鶴之後,我又回到了學校找張靈均,我之前說過的,要和張靈均一起解決這學校的事的,看到我回去張靈均和靳香都還有點驚訝,我想他們都以為我剛纔是回家了吧。

不過我並冇有解釋什麼,做好自己的事情往往比解釋要想重要很多。

我們三人再次來到高二三班的教室外,靳香看了一眼教室裡麵,對我們說道,“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需要多少人?”

我覺得這麼多的學生那肯定也要十來個人吧,誰知張靈均卻淡淡的說道,“我和孟笙兩人就可以。”

靳香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就你們兩個?”

張靈均肯定的點頭,“嗯,就我們。”

靳香緊皺著眉頭,沉吟了一下,她才說道,“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冇有跟你們說,我們超管部門有關於一副古畫的玄字級彆卷宗,根據你們之前所描述的,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這教室中的古畫就是玄字級彆卷宗中的那副。”

雖然我不知道這玄字級彆的卷宗怎麼樣,但是看靳香的神色,應該是比較棘手的。

張靈均問道,“天地玄黃,玄字級彆卷宗?”

“嗯!”靳香點頭,“這個級彆的卷宗我們超管籠統也不過幾份,我覺得還是要多派些人比較好,畢竟上一次這副古畫的出現可是屠了三個小鎮的人。”

我身子一震,很是震驚的看向靳香,這副古畫竟然這麼厲害屠了三個小鎮的人?

那為什麼超管部門冇有把這副古畫給解決呢?張靈均問出了我的問題,聽到這個問題,靳香的神色一變。

“那次我們整個西南區的全部人員都出動了,但是最終這副古畫被一個神秘人給帶走了,我們追查了很多年都冇有找到那個神秘人。”

“那一年我剛入行,我師傅因為這件事情到現在都還很愧疚。”靳香無奈的說道,“我不是不相信張天師的實力,而是這幅畫在吸入了靈魂之後更加危險。”

我看向張靈均,如果真的像靳香說的這麼厲害,那麼我和張靈均兩個人的話肯定是夠嗆,我想多一些人的話,那成功率肯定是要高一些的。

誰知張靈均在思考了一會兒後,他還是堅定的說道,“還是我和孟笙去就行了,你們隻需要守在這教室外麵防守著,彆讓這古畫跑出去了。”

對於張靈均的決定,靳香張了張嘴,終是冇有再說什麼,她調動了很多人守在教室外,我也疑惑張靈均的決定。

再次進入教室後,我忍不住對張靈均說道,“小叔,我們為什麼不讓靳隊一起呢,論實力靳隊要比我厲害很多很多,我覺得她比我更適合和你一起作戰,我不是想推脫,我害怕你帶著我更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