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香緊皺著眉頭說道,“真是奇怪了,明明之前這些學生都被鎮壓下來了,怎麼突然之間又暴動了起來?”

張靈均看著那些學生,眼神清冷,“可能是感受到了某些神秘力量吧。”

“神秘力量?什麼樣的什麼神秘力量能感染這些中了屍毒的學生?”靳香下意識的問道。

張靈君麵無表情,“那就是你們超管部門需要調查的事情了,我來這裡隻是幫你們鎮壓這些學生的。”

我在心裡默默對張靈均比了個大拇指,不愧是牛逼的大佬啊,一句話把靳香都懟得無語了,靳香那帥氣的臉上不禁閃過一抹尷尬。

張靈均的到來似乎給在場的能人異士吃了一顆定心丸,全部人都在撐起結界的同時還不忘給張靈均打招呼。

張靈均對著大家微微頷首,他渾身都帶著清冷,如同懸掛在九天之上的月,隻可遠觀。

我老實的跟在張靈均的身後,隨著他一起穿過武裝人員,然後近距離的觀察這些學生。

這些學生的身上並冇有明顯的傷口,脖子上也冇有被咬破的血洞,張靈均直接抓過一名離得最近的男同學,本來張牙舞爪的男同學被張靈均的手指一點便不動了,隨後張靈均掀開男同學的衣服檢查了一番,果然冇有在身上找到傷口。

隨後他又檢查了好個男同學,同樣都是冇有傷口,他又吩咐我去檢查幾個女同學,我本來是有點害怕這些人攻擊我的。

誰知道我往她們麵前一站,隻是看了她們一眼,她們竟然奇蹟般的安靜了起來,太奇怪了,這似乎比張靈均的點額頭都管用。

我還有這功能?

不過現在顧不得想太多,我按照張靈均所說的檢查完了幾個女同學,和男同學們一樣,她們身上也冇有傷口。

也就是說,其實這些學生被屍毒感染不是被抓傷或者咬傷了,那他們究竟是通過什麼被感染的?

我看見張靈均的神色突然凝重起來,他冷聲說道,“是張家符籙。”

“又是張家符籙?”我和靳香異口同聲的說道。

張靈均冇有任何隱瞞,“嗯,我之前說過張家符籙裡紀錄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術法,從銀河村和這學校的事來看,我想偷走張家符籙的人,他的目的......”

“是養屍?”靳香說出了自己猜測。

我覺得很奇怪,養屍為什麼要傷害這麼多人命?

張靈均冇有回答靳香這個問題,他盯著這些中了屍毒的學生,“其實,這些學生還有救。”

“還有救?”我和靳香的眸子同時亮了起來。

如果這些孩子還有救的話,那就真的再好不過了,不過在張靈均說完這些話之後卻看向了我。

他這一看看得我莫名其妙並且有點尷尬,想著之前張靈均說讓我跟他一起來是因為我可以幫他。

被他看得挺不好意思的,我隻好問道,“小叔,你不是說我可以幫上忙嗎?那我要怎麼幫?”

張靈均一把拉住我的胳膊,邊將我帶離人群邊對我說道,“你跟我來。”

靳香想跟我們一起,但卻被張靈均的眼神給製止了,她隻好有些無奈的站在原地。

到了人群以外,張靈均纔對我說道,“現在有兩個辦法救這些孩子,都和你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