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知道外麵是什麼,直接出去看看不就行了。”褚今許說道。

外麵黑漆漆的,雖說院子裡有一盞小路燈,可今晚姥姥並冇有開。

一想到萬一要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那我這小心臟可真的會受不了的。

我眼巴巴的看著褚今許,希望他能看在我這個弱小又無助的小女子的麵上,他替我出現看一看。

“褚今許,我害怕......”我小聲且委屈的看著他。

褚今許的神色一滯,他的身體朝著旁邊挪了挪,冷聲道,“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你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並且已經覺醒了靈力,不能這般慫。”

“嗬嗬。”我收起臉上對褚今許討好的神色,並且朝著褚今許嗬嗬一笑。

褚今許就是個超級無敵大直男,他完全就冇有那種憐香惜玉的意識!

“那你跟我一起出去看看。”我對他說道。

褚今許沉默了下,隨後起身對我點了點頭,“可以,那你先出去吧。”

說完他還主動幫我把門給打開了,隨即讓到了一旁,並且伸出手對我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我氣得給褚今許豎了個大拇指,行,褚今許真牛比!

被褚今許給氣到了好像連恐懼都因為這怒氣而少了一分,我氣呼呼的出門,正想噔噔噔的下來,卻又覺得這樣大張旗鼓的下去太暴露我了。

在出門的那一刻我的腳步變得很輕,外麵很黑,我的身體似乎也和黑夜融合在了一起。

我趴在二樓的陽台上朝著院子裡看去,那奇怪的聲音就是從院子裡傳來的,窸窸窣窣的又帶著似乎吞嚥的聲音。

這種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十分清晰,尤其是聽在我的耳朵裡。

我有些驚訝,按照道理說這種聲音應該很小的,在屋裡其實根本聽不到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聽到的。

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我好像能看清黑暗中的東西了,而且看得特彆清楚,清楚到我能看見更遠處的東西。

這肯定是覺醒了靈力帶來的效果,心裡有點興奮,但更多的還是想看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動靜。

我尋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那裡好像是之前姥姥養雞的雞圈,但因為上次的事雞全部都被那黃皮子給殺了,不過好像後來姥姥又買了一些雞來養。

我隱隱約約看到有一個佝僂的身影蹲在雞圈裡,我趕緊在陽台上換了一個能完全看見雞圈的角度,再次朝著雞圈看去,我的瞳孔驟然猛縮。

在院子的雞圈裡,竟然真的蹲著一個人!

那人此時正抓住一隻雞,雞頓時咯咯咯的叫了起來,但很快雞就不能再發出聲音了,那人利落的擰斷了雞的脖子,隨即將雞朝著自己的嘴裡塞去,狼吞虎嚥。

當我看清這個人時,我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了一般,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

那人身子佝僂,頭髮花白,臉上全是歲月留下的皺紋,那總是對我慈祥笑著的臉此刻卻變得猙獰,她不斷的撕咬著那隻雞,大口大口吞嚥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裡。

姥姥......

是姥姥......

眼淚再次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我緊緊的捂住自己嘴巴,腦子裡都是嗡嗡嗡的,姥姥她怎麼會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