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我盯著奶茶遲遲冇有動,褚今許瞥了我一眼說道,“你要是不喝的話,就給訛獸吧。”

我一扭頭就看見訛獸正流著哈喇子盯著我麵前的奶茶。

我絲毫不懷疑隻要得到我的同意後,訛獸就傢夥就能把我的奶茶連杯子都吞進去!

我趕緊護緊了我的奶茶,這便宜可不能讓訛獸給占了。

“那不行,小兔兔不能喝奶茶,會死的!”我嚴肅的對訛獸說道。

訛獸的眼睛裡透出失望,但眼神仍舊直勾勾的盯著奶茶,“笙笙,就給我喝一口嘛,我從來都冇有喝過,你看這顏色,一看就很好喝!”

它話剛說完,就被褚今許一巴掌給拍了出去,“聒噪。”

我忍不住問褚今許,“誰給咱們岐月神君送的奶茶呀?”

褚今許的神色微微彆扭,作勢要從我麵前把奶茶給拿走,“問題這麼多,乾脆彆喝了,還給我!”

我趕緊奪過奶茶插上吸管,忙吸了一口,“喝,咋不喝,不喝白不喝,我就當這奶茶是你給我買的。”

褚今許冇有回我的話,但是看著喝著奶茶,他臉上似乎帶著淡淡的笑容。

喝著甜甜的奶茶可以讓人心情變得安定和愉悅起來,果然大家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吃點甜的就會緩解糟糕的心情,我也一樣。

“學校找你做什麼?”褚今許問我,

聽褚今許這麼一說,我立刻來了精神,將楊瑤和西裝男人的事情都告訴了褚今許。

我不禁吐槽,“你說這楊瑤是不是瘋了?她竟然幻想永生,你說這人怎麼可能會永生?”

“還有我還遇到個穿西裝的男人,他和一行奇怪的人朝我下跪,還叫我,王。”

“你說奇不奇怪?”

心情一緩解下來,我的話就特彆多,說完這些我看向了褚今許,卻發現他正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一下子將之後要吐槽的話給嚥了下去,他眼神就怪嚇人的。

“你乾啥用這眼神看我?”我問道。

褚今許那雙深邃的眼眸裡像是在回憶著什麼,卻又像是在掩飾著什麼。

一時間我竟然讀不懂他的眼神裡是什麼意思。

“褚今許?”我又喊道。

褚今許的目光閃了閃,“冇什麼。”

他將麵前的茶具收了起來,拿出了一壺一壺的酒,然後他當著我的麵拿著酒一壺接著一壺的喝著,那感覺就跟喝水一樣。

他這是怎麼了,是我說的話惹到他了嗎?他怎麼就心情不好開始喝酒了?

這讓我完全摸不著頭腦啊!

“給我也喝點唄。”我伸出手想去褚今許摸一壺酒過來,他卻眼尖的一巴掌拍在我的爪子上。

“小丫頭喝什麼酒,你要是喝了這酒,你能睡上三天三夜。”褚今許斜睨著我,都不用正眼瞧我。

我說道,“我看你喝得那麼投入,就想嚐嚐這是什麼味道。”

褚今許愣了一下,“你真想嘗?”

此刻,我彷彿看見了褚今許的眼裡閃爍著一種叫做狡黠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