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知道他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

重卻的視線在我的身上打量著,他的打量完全冇有讓我感到不舒服,甚至讓我感到一絲害羞,害怕自己出醜。

“重山君,您是來找我的嗎?”我問道。

重卻頷首,“嗯,來找你。”

我的心跳得更快了,重卻他怎麼可以這麼溫柔,和褚今許簡直就是兩個不同的對比。

“找我做什麼呀?”我低著頭,都不敢看重卻蘊含著溫柔的眼睛。

重卻見我腦袋都快低到地裡的模樣,他輕聲笑了,那嗓音宛若三月的陽光,讓人如沐春風。

“你忘記上次我來找你的事情了嗎?”重卻說道,“考慮好了嗎?和我簽訂契約,還是繼續跟著褚今許?”

嗯?

我瞬間抬頭看向重卻,他上次來我自然冇有忘記,我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枰然星動,我怎麼可能忘記?

但是我想到褚今許所說的,本來挺激動的心瞬間變得黯然起來,“褚今許說了,血契不是那麼容易解的,要麼他死要麼我死,又或者等他膩了......”

話音未落,我在重卻淡然溫柔的臉上第一次看見了錯愕,鏡片後的雙眼帶著詫異,“你說你和他結的是血契?”

“是的。”我回道,看重卻那麼驚訝,他難道不知道?

我還以為重卻知道呢。

我疑惑的問道,“契約難道分幾種的嗎?”

“嗯,分為普通契約和血契,如果是普通契約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解開,但是血契若是強行解開的話,你和褚今許都會死。”

“會死?”我震驚的問道。

重卻的眼神有些複雜,他解釋道,“血契是將兩個人的生死綁在了一起,你中有他,他中有你,若是其中一方死了,另外一方也會死。”

聽完重卻的話,我的嗓子沙啞得厲害,連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之前我隻知血契難解,卻冇想到血契竟然會將我和褚今許的生死綁在了一起?

我欲哭無淚,褚今許到底跟我什麼仇什麼怨啊,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

不過隨即我腦子裡靈光一閃,既然我和他生死相依,那他之前威脅要弄死我,豈不是就是騙我的?

我死了,他也會死啊!

褚今許真是太陰險了!不知道還好,現在我知道了我簡直對褚今許恨得牙癢癢。

重卻對我說道,“冇事的,我會和褚今許交涉的,你不要擔心,你本應簽訂的是我。”

他溫柔似水的眸光裡帶著堅定,可我在這時卻有些疑惑了,重卻他什麼願意和我簽訂契約呢?

姥姥當初為什麼要去求重山君?

見我緊皺著眉頭,重卻問道,“你在想什麼?”

我抬眼疑惑的看著他,“有件事情我不明白,我姥姥當初為什麼要去求您呢?現在我的危機差不多已經過了,其實您也冇有必要再和我簽訂契約的。”

重卻盯著我的眼睛,沉吟了一番,他輕聲歎了口氣,“因為你的姥姥對我有恩,而她的後代遇到了困難,我怎麼見死不救?”

說著他頓了一下,俊美的臉上變得凝重,“危機纔剛剛開始,並冇有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