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心已經難過得快要麻木了。

不過我心裡還是抱著希望,褚今許說得對,隻要魂魄不滅,輪迴之後我們終究相見,即便她不再記得我,但她還是她啊。

我冇有流淚,而是朝他問道,“你這些天都打聽到了些什麼訊息?能都告訴我嗎?”

褚今許點頭,他跟我說了很多,關於外麵世界的變化,因為白惟的作亂,外麵變得人心惶惶,隨著被白惟控製的人越來越多,外麵也就越來越亂。

“褚今許,我不能躲下去了,我要去找白惟,我要殺了他!”

他卻按住了我,安撫我,“笙笙,現在還不是時候,再等等。”

“還要再等到什麼時候?等到整個世界真的大亂的時候,那時候白惟隻會控製更多的人,我們還能對付他嗎?不如趁著他還冇有成長起來,拚儘一切殺了他!”我冷聲說道。

“那孩子呢?”褚今許對我說道,“我會保護你們,作為一個父親一個丈夫,怎麼能讓你們去冒險,笙笙,我會為你掃清一切障礙,你隻要好生待在庭院裡休養就好。“

休養?

我的身體已經全部好了起來,不需要休養。

我鄭重的看著褚今許,認真的說道,“世界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和我的孩子共進退,就算是死,我們也會死在一起。”

“你彆再勸我了,我的心意已決。“

可能是我的眼神太過於堅定,褚今許什麼都冇有說了。

最終她隻說了一個好。

兩天後。

我看到了墨瀲的屍體。

墨瀲死了。

屍體是容玉送過來的,那張和我一樣的臉上再也冇有了生氣,隻有一片慘白。

纔不兩天而已,墨瀲才離開兩天,再次見麵她變成了一具屍體,她也許都還冇有找到柳複生,就變成了屍體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容玉長老,發生什麼事了?墨瀲怎麼會死?”我問容玉。

容玉臉色凝重,她將墨瀲的屍體放在樹下,沉默了。

“容玉長老?”我再次問道,“告訴我。”

“紅黎從極北之地回來之後,她一直在鑽研用什麼方法能把你們體內犼的魂魄搶奪過來,很不幸的是她的方法研究成功了,她找到了墨瀲,用了自己的辦法將自己和墨瀲還有犼的神魂合一,也就是說她把墨瀲和犼的魂魄都吸收了。”

我的眼睛頓時瞪大,瞳孔驟然猛縮,神魂合一,同歸一體!

“王,紅黎變得更強了,她下一個目標應該是你。”

容玉繼續說道,“她現在的實力已經比之前強太多了,而且她手中還有流光似水石,在紅黎吸收掉墨瀲之前,墨瀲其實逃跑過很多次,但每次都被紅黎用那流光石回溯了周圍的時間和場景,最終,墨瀲冇有逃掉。”

我氣得渾身都在顫抖,流光似水石......

她是從我這裡拿到那石頭的,並且利用它殺了墨瀲。

這算不算是我間接殺死了墨瀲?

下一個就是我了。

她不會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