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幽怨卻讓褚今許微微一笑,他解釋道,“得先讓你做個心理準備,免得後麵再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你會受不了。”

我謝謝你啊褚今許。

褚今許又對我說道,“你可以放心,你的子民在岐月上不會有事的,等這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再給他們找新居所也可以,笙笙,你先彆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一步步的來。”

褚今許和容玉辦事我肯定放心的,可紅黎和白惟這倆狼狽為奸的人可不會讓我們一步步來。

“紅黎她現在在哪裡?”我問容玉,“既然紅黎和執行者達成了合作,那她那一方的子民應該不會再受到執行者的追殺了吧?”

誰知道容玉卻是嚴肅的搖頭,“紅黎的行為卑鄙,執行者的行為更加卑鄙,他們隻是短暫的合作了一次而已,之後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不過現在來看,執行者卻是處於下風的。”

“怎麼說?”

“紅黎的身邊有了白惟,他有辦法將附身在普通人身上的執行者轉為自己的人。”容玉回道。

我的心裡頓時一個咯噔,白惟的確有這個實力,他之前就拿了執行者做實驗,脫離失敗的執行者會受到白惟的控製,為他所用。

白惟製造出來的殭屍可比殭屍帝國的子民戰鬥力要強許多,並未冇什麼腦子,也不知道疼,隻會聽白惟的。

“容玉,你知道紅黎和白惟的計劃嗎?”我問。

容玉緊皺著眉頭,把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和我想的一樣,也跟之前白惟跟我說的一樣。

他們想要創造新人類,想要在這個世界上稱王稱霸,想要把很多很多人都變成那種冇有思想的怪物供他們驅使。

“瘋了,都瘋了。”我喃喃的說道,“他們絕對不會成功的,超管部門也不會同意的,如果真的到了無法掌控的地步,那可能會動用一切手段。”

如果冇有白惟這個人就好了。

想到這裡,我的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

我馬上問容玉,“容玉長老,流光似水石是不是被紅黎拿走了?”

聽我這麼問,容玉無奈的低下頭,“是的,她把你們推下去之後就直接搶走了流光似水石,赤目長老的身體才恢複了一隻手,她似乎知道那裡並冇有靈力源,拿著石頭轉身就走了。”

果然,有這樣的好東西,紅黎不可能不要的。

而且紅黎似乎早就知道那裡冇有靈力源了,她帶著我們去那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害我和墨瀲。

流光似水石有三塊,現在已經出現了兩塊,隻要集齊了三塊就可以有穿越時空的力量。

我在想如果利用這三塊石頭的力量穿越到白惟的小時候直接殺掉他,會不會就不會有後麵這些破事。

當然,我也隻是想一下而已,集齊這三塊石頭的難度不亞於直接殺了白惟。

抓白惟實在是太難了,抓一次就得摺好多人,代價太大了。

我重重的歎了口氣,“現在的世界有什麼不好呢,為什麼非得要改變呢。”

“野心這個東西......”褚今許開口說道,“其實每個人都有的,隻是想要的東西不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