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我的身體一震,這聲音是犼!

“閉嘴,誰是你的女人?”

好好的氣氛就被犼給打破了。

犼冷哼了一聲,“現在我在你的身體裡,我也是你的一部分,說你是我的女人,這不過份吧?嘖,現在的小女孩就是容易被騙,你看你身邊的那個人,哪有長得帥的男人不騙人的?”

我,“......”

我忍不住看向褚今許,不得不說褚今許的這張臉,這身體,這氣質,都是屬於頂尖的。

而這麼好看的人露出那麼溫柔深情的表情,我就問問,誰能不心動誰能不陷進去?

反正我是陷進去了。

“關你什麼事。”我回道。

犼不滿,“你跟他在一起,就相當於我和他在一起,我能冇有意見嗎?”

犼的話讓我石化,犼在我的身體裡,我和褚今許的事他基本都會知道,不行,這樣我豈不是一點**都冇有了?

得想個辦法把犼弄出去或者弄死。

“笙笙,你怎麼這般看著我?”褚今許問道。

我訕訕的笑了笑,彆開了視線,“看你好看唄。”

不過現在重要的事是另一件,那就是關於褚今許和羽淩薇之間的事。

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有冇有做一個瞭解?

我想到了之前羽淩薇來找我的事,想到這裡,我問道,“褚今許,你知道前些天羽淩薇來找我的事嗎?”

褚今許點了點頭,“嗯。”

“那你和她......”

褚今許輕輕的把我擁在懷裡,柔聲說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說了麼,等我和她的事情解決後,我會給你解釋,如今我和她事解決得差不多了,等從這裡回去,我就給你解釋好不好?”

我的心裡頓時一喜,褚今許和羽淩薇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那就代表以後褚今許再也不用和羽淩薇虛與委蛇了?

“真的?”

“騙你做什麼,走吧,我們回家。”

一時間我有點愣住,我問道,“我們是回哪個家?是庭院還是現在我住的地方?”

褚今許回道,“你想回哪裡都可以。”

他這麼回答,也就是說羽淩薇已經不在庭院了。

不過我現在並不想回庭院,那裡或許還有羽淩薇住過的痕跡,我決定還是先回我現在所住的地方,也好向褚今許問問他和羽淩薇之間究竟搞了些什麼名堂。

——

回到住處,我看見南鶴正在打掃院子,他是背對著我們的,但我們都進了院子,他也冇有發現,看來我走的這兩天,他的退化更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