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靈均冷眼看著白惟,他說道,“我糊塗的是,師傅怎麼救了你這麼一個畜生不如的東西。”

白惟的臉色一變,像是張靈均提到了他什麼奇恥大辱的事情一般,整個人的身體都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閉嘴。”白惟朝著張靈均吼道。

張靈均的眼中冇有一絲懼意,他坦蕩的接受著白惟那憤怒的目光。

“我說的是事實,怎麼?事實都不讓說了?”張靈均冷笑。

白惟的臉色很難看,看張靈均的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給碎屍萬段一般。

“很好,那今天,是應該讓我們師叔侄做個了斷了。”白惟的眼神陰森森的,看到他這個表情,我的心裡感覺到有些不妙,不能讓張靈均獨自一個人麵對白惟這個死變態。

靳香和其他人都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在檢查了一下小風之後,就全部集結在了張靈均的身邊。

白惟的眼眸輕輕眯起,他看著張靈均冷哼道,“不是說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麼,你找這麼多人來算什麼?還真是說一套說一套的小人。”

麵對白惟激將法一般的話語,張靈均的臉上不變,他冷聲說道,“對待你這樣的人就不能用君子作風,以小人之道還小人之身。“

這次雖然有張靈均和褚今許救場,但我們超管部門的精英人員還是損失了一些,平時都是些很好的人,卻在今天葬於了這些變種殭屍之口,這其中我也有很大的責任,是我想得不夠全麵,我冇有想到白惟會把整個小鎮的居民都變成殭屍。

甚至是變成和執行者結合的新品種殭屍。

所以此時,剩下的精英人員對白惟是恨得牙癢癢,恨不得立刻就把白惟打死。

我從褚今許的懷裡掙紮著想出來,卻被褚今許一把給按進了懷裡,他輕聲對我說道,“彆動,你現在很虛弱。”

我看向張靈均和剩下的精英人員,皺起了眉頭說道,“我很擔心他們。”

“彆擔心,那臭道士可你想象中的強多了,白惟不是他的對手。”褚今許認真的對我說道。

雖然褚今許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說謊,但是白惟實在是太過於詭計多端,我怕白惟對張靈均玩陰的,畢竟張靈均身上那噬情咒就是被他坑的。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我現在已經冇事了,體力和靈力都在恢複,你要是擔心我就把我放進結界裡,我來守著小風,你去幫張靈均。”

說著我朝著褚今許彎了彎眼睛,“岐月神君這麼厲害,能你的幫助肯定能事半功倍。”

褚今許無奈的看了我一眼,在我的強烈請求下,褚今許還是把我放進了結界中,而他去幫忙了。

結界裡很安靜,外麵傳進來的聲音變得很小,所以我聽不清外麵在說什麼。

在我進入結界的那一刻,一群人就已經把白惟圍了起來,那些被白惟控製的殭屍要麼被雷電劈得粉身碎骨,要麼被那些飛葉穿過腦袋,當場死亡。

外麵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我趕緊問小風,“還有多久?”

小風咬牙堅持著,“還有兩分鐘!孟笙姐,你們一定要堅持住!”

兩分鐘,還有兩分鐘了,很快的,隻要小風開啟了傳送法陣,那麼我們就可以先跑,對付白惟的事情可以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