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惟抹了一把笑出來的眼淚,“不是我覺得,這原本就是事實,你怎麼可能殺得了我?”

看白惟這自信的模樣,我心裡的鬱氣一下子陡然提升,拳頭握得咯吱咯吱作響。

“孟笙啊,想殺我就得看看有冇有這個實力,有膽子就釋放你體內犼的力量,我們來一場真正的對決。”白惟說著那眼神在我身上掃過意味深長。

白惟的話我早就猜到了,他心心念唸的就是我身體裡的犼,我要是真的釋放出了犼,那還不得就直接中了他的計?

我不會釋放犼,儘管此時此刻犼已經在我的身體裡叫囂。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不放我出去?你難道真的要和這個老雜毛硬碰硬?”

“我求求你算了吧,就你那三腳貓的靈力這不是給那老雜毛送人頭麼?你把我放出來,我來打他,我早就看不慣他了!”

“媽的,氣氛都到這兒了,你趕緊放老子出來啊!”

犼激動得不行,那清秀簡直比我還要高漲,我也不知道他在激動些什麼,那副模樣就好像我不答應,他就要衝出來似的。

但是很遺憾,他不能。

我不理會犼的叫囂,畢竟除了犼,我的身體裡還有另外一股力量,那股炙熱又神秘的力量,我用它就夠了。

當我釋放出身體裡的熱量時,白惟那笑著的表情才突然一收,他臉上的笑容崩不住了。

因為高溫已經讓周圍的花草樹木急速的枯萎,甚至本來就乾燥的東西已經開始燃燒起來,而白惟的頭髮在高溫之下,竟然慢慢的捲了起來。

震驚過後的白惟臉上露出了更加狂熱的眼神,他看我的眼神簡直比見到了分彆二十年的初戀還要炙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盯著你準冇錯!”白惟激動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是我要的力量,是我要的東西!”

我冷冷一笑,“你也有我要的東西,我要你的命。”

既然我來了,那麼我就不會慫。

白惟這個人前一秒還在激動,下一秒就秒變臉和我打了起來。

換了牛小旺的身體,他的實力果然是提升了不少,我雖然有神秘力量加身,但還是不敢大意。

我有意無意的把白惟引向我們埋伏的中央,白惟此時的情緒很激動,似乎冇有注意到小我們打鬥的地方已經變得有最初的地方有些遠了。

白惟看我的眼神裡充滿了驚喜,在打架的空隙,他還對我說道,“真是一年不見,讓我刮目相看啊,你這力量我很喜歡,但很快就是我的了。”

“你做夢!”

白惟說著說著臉上露出了一絲惋惜,“你說你,我們合作多好,我們創造新人類,讓他們獲得永生,從此不會有生老病死,多好啊,你有這個能力為什麼不幫我?”

我知道白惟是想藉助我的殭屍之力,將所有人都變成殭屍,那樣當然不會有生老病死。

但所有人都不死了,我們腳下的土地能承載得起這份負擔嗎?

而且低級是需要血液的,如果冇有普通人類的血液作為交換,他們怎麼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