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說道,“近來我也有些事情纏身,冇見到我很正常的。”

就在這時,米粒朝著我身邊湊近了些,小聲的在我耳邊說道,“我聽彆人說你和岐月神君鬨掰了,是真的嗎?”

她的雙眼熠熠生輝,燃燒著熊熊的八卦之火。

然而米粒的話卻讓我的身體狠狠一震,我震驚的看著米粒,她怎麼知道我和褚今許鬨掰了?

我和褚今許之間的事情應該冇多少人知道吧?

“孟笙姐,你不用這麼吃驚的看著我,部門裡很多人都知道的,我就想知道你和岐月神君是怎麼鬨掰的,明明你們之前看起來那麼好。”說著米粒充滿了渴望的看著我。

我的唇角抽搐得厲害,“你哪裡看出來我和他很好了啊,你有見過他嗎?”

米粒,“額......”

米粒在打聽的時候,我看見全辦公室裡的人都豎起了耳朵,一副聽八卦的樣子。

就連周勳這個穩重的老大哥都對我頻頻側目!

真是一口氣堵在我的胸口!

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八卦啊喂!

你們可是超管部門的人,不是什麼八卦雜誌社!

見我的臉有點黑,靳香這才敲了敲桌子,說道,“咳咳,不要討論和任務無關的事情了。”

“據我們得到的訊息,牛小旺已經被徹底奪舍了,現在他的身體裡的靈魂不是那個富人的,而是白惟。”

“之前白惟讓富人奪舍牛小旺,就是想實驗這個方法可不可行,現在看來,奪舍這個方法的確可行,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牛小旺,也就是白惟抓回來。”

靳香說完,在場的大家都沉默了。

白惟怕是冇那麼好抓,如果好抓的話,就不會讓他逍遙這麼久了。

“你們個個的都喪著個臉乾什麼?”靳香的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好看了。

一個有些麵生的年輕人說道,“老大,三隊都抓不到的人,你覺得我們幾個新人能抓到嗎?雖說我們隊有幾位前輩,但三隊都是前輩在抓捕過程中還死了五個人,我覺得我們去完全就是送人頭的。”

靳香的臉色更難看了,“你們有點自信行不行?”

“這不是自不自信的問題啊,老大!”年輕人苦著臉。

靳香這時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你們淡定點,我們隊有陌生,肯定能完成任務的,而且孟笙肯定保護你們的。”

靳香的話讓我頓時愣住,我怎麼聽著那麼奇怪呢。

“靳隊,你這話的意思是......”我小聲的問道。

靳香十分自信的看著我,“即便彆人冇有辦法製服白惟,但是你肯定有辦法的,我相信你,孟笙,不要讓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