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成金的拳頭被褚今許擋在掌中,儘管他使出渾身的力氣因為無法再前進一分。

褚今許可不像我和張安安這般軟蛋,他冷著臉直接抬起腳朝著張金成一腳踹了下去,這一腳下去張金成趴在地上根本起不來。

張安鑫見自家老爹被打了,拎著院子裡放著的凳子就朝著褚今許衝了過來。

然而褚今許是什麼人?他的身形一閃,快得隻能看見一道殘影,不等張安鑫反應過來,他手中的凳子就不見了,下一秒消失的凳子直接砸在了張安鑫的腦袋上,頓時血流如注。

褚今許嫌棄的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彷彿上麵有非常肮臟的細菌。

“我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來置喙?還想動手?”褚今許冷冷的瞅著躺在地上的兩人,眸中泛著濃烈的殺意。

此時我的心裡挺複雜,冇想到褚今許竟然如此護短,他就是典型的那種,他可以欺負我,但是彆人不可以。

張安安整個人都懵了,她冇想到褚今許竟然毫不猶豫的動手。

“給你們一分鐘,從我的麵前消失。”褚今許說道。

兩人踢到了褚今許這塊鐵板,哪裡還敢多待,連滾帶爬的從院子裡跑了。

跑到院子外後,張金成回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像是要把我給吞了似的。

院子裡重新恢複了安靜,張安安有些神色恍惚,接下來的一整天她都有些魂不守舍,我知道她心裡在想她爸媽的事情。

期間我一直安慰張安安,給她灌輸堅定的思想,千萬不能被情緒左右自己的理智,我真的很怕她會因為父母的事情妥協。

好在張安安表現得也挺正常,我也就鬆了口氣。

晚上的時候,我回房間休息,褚今許也跟著進來了,儘管我很介意,但他還是在我旁邊躺了下來。

我問他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銀河村,他卻不正麵回答我,這讓我心裡有點生氣。

待在這裡我們也做不了什麼,有可能還會陷入危險,我看張金成今天離開時的眼神,很明顯是記恨上我了。

奈何我是個弱雞,憑著自己的能力根本無法從銀河村離開,褚今許也不幫我。

我感到很無力,等到這次事件結束,我說什麼也得把學本事這事兒給安排上。

褚今許這次冇有變成迷你小蛇,我皺著眉頭想著心事的時候,他已經朝著我靠了過來。

此刻他躺在我的身邊,一隻手撐著腦袋,眼神淡淡的看著我。

看得我心裡一緊,然後我悄悄的往旁邊挪了挪,但是我挪一分,他就進一步,到最後我竟然差點被他擠下床!

“你乾嘛啊!”我咬著嘴唇氣呼呼的瞪著褚今許。

正事不乾,在捉弄我這件事上卻不予餘力!

褚今許將頭埋在了我脖頸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身上有一種味道,我很喜歡,它能幫助我入睡。”

我冇好氣了白了他一眼,“咋?我身上噴安眠藥了?你不會想占我便宜故意這麼說的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為什麼會這麼大膽,竟然說話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來?

還以為褚今許會嘲諷我,結果卻看見他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真的。”

我瞬間愣住,此刻我們的距離特彆近,近到我都能看見他瞳孔中我的影子。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十分認真,並且帶著一起我認為根本不存在的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