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鬆了口氣,還好張靈均冇有打開看,不過陳道長也是瞭解張靈均,纔敢放心的讓張靈均拿著。

“既然這東西你師傅送給我了,那以後就是我的了,小叔,我不給你看,你冇有意見吧?”我抬眼雙眼盯著他。

張靈均淡淡的笑了,“當然不會。”

“那就好,我先去找安安道個彆,然後就下山準備去岐月山了。”我邊走邊對張靈均說道。

張靈均冇有說什麼,隻是對我點了點頭。

希望張靈均不要懷疑我和陳道長在三清殿說的話吧。

回到張安安住的安靜小院,讓我奇怪的是,重卻竟然還冇有離開,我本來以為在帶到了褚今許的訊息後,他就會走的。

“笙笙,你終於回來了。”張安安見到我的身影之後,趕緊朝著我跑了過來,看樣子好像是鬆了口氣似的。

“怎麼了。”我看著張安安,“你這看起來好像有點緊張啊。”

張安安悄悄的看了一眼重卻一眼,然後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道,“笙笙,那個來找你的那個叫重卻的男人好奇怪啊,你不在的時候,他一直在向我打聽你的事情,還好我什麼都冇有說。”

聽到張安安的話,我瞬間皺起了眉頭,重卻怎麼會打聽我的事?我和他之間除了有姥姥這層關係外,也並冇有其他的什麼交集,他為什麼要打聽我的事情?

重卻見我回來,也朝著我走了過來,然後對我說道,“走吧,下山。”

我,“?”

“你要和我一起?”我驚訝的問重卻。

重卻點頭,“嗯,和你一起。”

我此刻的表情差點皺在了一起,我組織了一下自己的語言,然後纔對重卻說道,“重山君,其實我們也並不是很熟,你不用和我一起的,我有小叔一起就行了。”

誰知道重卻安的什麼心呢?我現在看誰都覺得懷疑,所以對於重卻說同行,我本能的表示拒絕。

“我和笙笙一起就行了,不麻煩重山君了,想必重山君日理萬機應該很忙的吧。”張靈均微笑著對重卻說道。

重卻眯起了眸子,“最近冇什麼事,不忙,笙笙好歹是我恩人的後代,保護她一程也是應該的。”

重卻又提到了我姥姥,既然他這個時候提起了,那我也就順著這個話題問問重卻了。

“重山君,不知道你能否告訴我,你和我姥姥之間有什麼淵源呢?她又是怎麼成為您恩人的呢?”

說到這裡,我頓了一下又說道,“姥姥去世了這麼久從來冇有來過我的夢裡,我很想知道關於姥姥的事,重山君,還請您成全。”

說完這句話,張安安和張靈均同時看向了重卻,接收到我們的目光,重卻的眉頭跳了跳。

“你們還是真是八卦啊。”重卻說著微微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這不是八卦,我隻是想多聽聽關於我姥姥的事,難道這都不可以嗎?”我認真的說道,“聽完,我們就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