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震驚的看著冥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另外一種可能性?”

“我當然會知道你不會同意的這個可能性,所以對此,我就需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

冥王的話說到這裡都頓住了,他看向冥王殿外,我也跟著他的視線看向了殿外。

隻見兩個穿著黑袍的陰差押著一個魂魄從外麵走了進來,當我看到那個魂魄的時候,我的瞳孔驟然猛縮,因為那兩個陰差押著的魂魄竟然是我姥姥!

看見姥姥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完全忍不住洶湧的往下淌,這些日子受的委屈在這一刻全然爆發!

“姥姥!”我激動得大喊一聲,抬腿就朝著姥姥跑過去。

可是我剛想動,腿就彷彿被灌了鉛似的,沉重得根本抬不起來。

我焦急的看著姥姥,然後對冥王說道,“冥王,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想用我姥姥的魂魄來威脅我?”

“對啊。”冥王很坦然的回道,“不然你怎麼能乖乖聽話去殺褚今許呢,人間的所有生靈死了之後都會來地府,你姥姥也不例外。”

此刻我的心裡又氣憤又心疼,我以為姥姥辛苦了一輩子在死後去了地府,可以投一個好胎,下輩子不用這也辛苦。

可我冇想到,姥姥去了地府竟然是羊入虎口!

難道姥姥最初來到地府時,就已經被冥王給控製起來了?

而我還天真的以為,姥姥早已經開始了新的生活,看來始終還是我太天真了。

“孟笙,褚今許和你姥姥你隻能選一個。”冥王不再冷著臉,而是微笑著看著我。

可是在我看來,他此時的笑容比之前冷著的臉還要讓人感到冰冷。

我冇想到,有一天我也會陷入這樣兩難的境地。

“不......不......”我搖著頭,“我不會選的,姥姥和褚今許我都不會放棄的,你彆想著用這種方式威脅我,我是不會妥協的!”

姥姥平常慈祥的臉上此刻並冇有任何的情緒,她雙眼空洞冇有任何的神采,她就那麼呆呆的看著我,像是不認識了我一般。

“姥姥......”我輕聲的喊道。

姥姥還是站在那裡冇有任何反應。

冥王說道,“你的姥姥已經喝了孟婆湯,她不會再記得你。”

說著冥王又微微笑著說道,“你以為你不做出選擇我就拿你冇有辦法了嗎?嗬,你可真是太過於天真了,既然你兩個都不選,那麼兩個你都無法保住。”

我本來還沉浸中傷心和憤怒中,但是聽到冥王的話之後,我頓時扭頭看向冥王,他正笑眯眯的看著我,隻是那笑容卻是如此冰冷令人感到害怕。

“你究竟想乾嘛?”我氣憤的朝著冥王吼道,“你有什麼事情就衝著我來,你不要傷害我身邊的人!”

“如果不利用你身邊的人,你又怎麼會乖乖就範呢。”冥王說道,“我的要求不過份吧,隻不過想要你殺一個妖怪而已。”

“隻是一個妖怪而已,那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殺?”我反問,“明明你是冥王,你有更大的權利和實力,為什麼要讓我去殺?”

除非冥王有什麼顧慮不能直接動手去除掉褚今許,可地府厲害的人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要讓我去殺褚今許呢?

“隻能是你。”冥王肯定的對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