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起之前褚今許跟我說的話,然後弱弱的點了點頭,我記得他好像是這麼跟我說過,說是紅黎會把我給吸乾。

當時我聽到的時候也感到很害怕,但是這麼久過去了,紅黎幾乎都冇有主動來找過我,我想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時候,紅黎應該不會主動來招惹我的,所以今天我才大著膽子去找紅黎的,全然忘記了褚今許的話。

我承認這次是我冒昧了,是我不對,所以麵對褚今許生氣的時候,我是什麼話都不敢說,隻得慫慫的低著腦袋,對褚今許回道,“我記得,你跟我說過。”

“那你為什麼不聽?”褚今許問道。

這個問題我該怎麼回答呢?

“我......”我的心裡有點慌,隻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我去問了彆人,那褚今許豈不是更生氣了?

“孟笙,你學會對我撒謊了是嗎?”褚今許一臉失望的看著我。

從褚今許那雙清亮的眸子裡看到的失望讓我感到很委屈,我以前也跟褚今許說過不止一次,他要做什麼都不能瞞著我,可是呢?

他依舊是我行我素,似乎根本冇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特彆是上次在桃花寨的時候,他瞞著我私自下墓的事情我都冇有質問他,他今天卻對我說,對我很失望?

但是我還是低著頭,對褚今許說了一聲,“對不起。”

張安安見我和褚今許之間的關係在此刻有些緊張,她走上前來,對褚今許說道,“岐月神君,您不要生氣,笙笙出去找那個什麼紅黎,那肯定是有自己的用意的,她是個成年人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張安安,還是張安安最懂我,並且她膽子還挺大的,竟然敢為了我去頂褚今許的嘴。

我看見褚今許的臉色似乎更黑了,他冷冷的睨了一眼張安安說道,“張安安,你這是在彆人的家裡,請你尊重一下彆人家的主人,你一個做客的還是不要插手主人家的事。”

一句話把張安安也噎得不知道該怎麼回褚今許,本來低垂著腦袋的我抬頭看向褚今許,正好就碰到了他掃過來的目光。

我趕緊彆開目光再看張安安,就見張安安此刻的臉頰通紅,看起來尷尬極了。

剛纔褚今許說的話肯定是讓張安安感到特彆尷尬,褚今許可以說我,但是他完全冇有必要說我的朋友。

“褚今許!”我喊道。

褚今許神色一動,眼神不滿的看著我,“怎麼?要解釋了?”

我腦袋一昂,對褚今許說道,“解釋什麼?你以前瞞著我的事情跟我解釋了嗎?你什麼時候跟我解釋了,我就什麼時候跟你解釋。”

說完,我快步走向了張安安,然後拉著張安安就要進房間。

褚今許被我的話給氣得不輕,他在我身後喝道,“孟笙!站住!”

我頭都冇有回,我現在可不是褚今許的奴隸了,我們之間也冇有契約了,如今我完全冇有必要聽他的。

我總算是知道情侶們之間為什麼總是吵架了,就比如現在的我和褚今許,誰都不願意先低頭。

哼,以前總是我跟褚今許認錯,這次我就要鐵骨錚錚一點,我就不認錯,我看褚今許能拿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