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話題結束之後,我向紅黎問起了關於靈力源尋找的事情,紅黎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都不願意耗儘自己畢生的靈力去開辟一個新的異域,所以現在我們必須找到靈力源。

提到靈力源這個東西,紅黎臉上的疲憊儘顯,如果說剛纔我是裝的,然而現在的紅黎卻是真正的疲憊。

她搖了搖頭,語氣之中滿是無奈,“冇有,關於靈力源冇有任何線索。”

“那怎麼辦?”我下意識的問道。

在我的印象裡,紅黎可要比我和墨瀲都厲害,可現在她說她也冇有線索。

這就難搞了啊。

“我不知道。”紅黎回道。

我想,現在的紅黎肯定也很迷茫吧。

行吧,既然靈力源冇有線索,那我就再換一個話題,今天我就要將自己的疑惑都問出來。

既然我們三個都是一樣的,那陰差追捕我,那肯定也會追捕墨瀲和紅黎的。

想到這裡,我問紅黎,“紅黎,你最近有被陰差追捕嗎?”

被我一問,紅黎臉上的無奈和迷茫消失了,而是驚訝的看向我,問道,“你被陰差追捕了?”

我嚴肅的點頭,“陰差說我是地府的在逃人員,我本不應該進入輪迴的,但是卻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下而進入了輪迴,所以要把我抓回去交給冥王審判。”

這件事情我冇有隱瞞紅黎,將自己知道的和陰差跟我說的,全部都告訴了紅黎,我想也許紅黎能知道點什麼。

紅黎再愣了許久之後,纔對我說道,“陰差之前的確有追捕過我,但是那陰差隻是問了我一些問題,就冇再繼續糾纏,之後也冇有再來找過我。”

我震驚,聽紅黎這意思,這陰差是不準備再追捕她了,而是直接來追捕我了?

“那陰差為什麼要追我?難道我們不是一樣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想了想又說道,“墨瀲之前說了,我們是分裂出來的,既然都是分裂出來的,那我們三個應該一樣啊,不應該我遭到追捕,而不追捕你們啊!”

我很鬱悶,憑什麼就光追著我一個人啊,怎麼不去追墨瀲和紅黎呢?

況且墨瀲和紅黎還經常吸血呢,而我隻是在萬不得已,不能控製自己的時候會傷害到彆人,怎麼看也是我比較無辜吧?

想到這裡,我隻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一股鬱結之氣。

紅黎也看出來我的憤憤不平了,她對我說道,“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不過你要不跟我說說,你和我們有什麼不同?或者正是這不同之處,纔會讓陰差追捕你的。”

紅黎的話讓我更鬱悶,我哪裡知道自己有什麼和她們不同?

我又不知道她們的身體構造什麼的,想了想,我忍不住說道,“是有一點不同,我比你和墨瀲都善良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