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裡蕭澤說那事情一時半會兒說不清,得見麵細說,我們約定在一家咖啡廳見麵。

我過去的時候蕭澤已經到了,他正張望著,估計是在看我來冇來。

我快步的朝著蕭澤走了過去,然後坐在了蕭澤的對麵。

“你電話裡挺急的啊,有什麼事兒?”我問道。

似乎好久都冇有見過蕭澤了,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比之前成熟了一些。

蕭澤壓低了聲音對我說道,“我跟你說啊孟笙,你最近小心點有奇怪的人找你,之前有個穿著渾身黑衣的人找我打聽你小時候的事情,我一個字都冇跟他說。”

誒?

有奇怪的人找我?

“你有問他打聽我小時候的事情乾嘛嗎?”我忙問道。

什麼奇怪的人會大廳我小時候的事情呢?這的確挺奇怪的,我的童年過得挺普通的啊。

知道我童年的那村子人都死光了,就剩蕭澤一家了,還有一個不知道是死是活的陳叔。

那個奇怪的人找到了蕭澤,那有冇有去找過陳叔呢?

問題是,為什麼要打聽我小時候的事?

蕭澤依舊低聲說道,“我問了,對方不說,但是看那人的樣子,他會來找你的。”

我讓蕭澤給我描述了那人的裝備以及樣子。

蕭澤說那人一身黑袍,黑袍上麵連著帽子,整張臉都似乎隱匿在帽子之下,但是一抬頭的時候就能看見一雙令人發寒的眼睛。

聽到他的描述,我在腦海裡搜尋著關於這個裝扮的介意。

好像冇見過這樣的人吧......

不對!

我似乎好像見過。

我想到了之前庭院裡看見門外站著的那個黑袍男人,當時褚今許還叫我不要看。

還有我在完成一個任務的時候,也見過那個黑袍男人。

那時候褚今許告訴我,那樣的‘人’叫做陰差。

是專門為亡魂引路的‘人’。

可是,陰差怎麼會找我呢?

難道我要死了?

可是如果我要死了,那為什麼要打聽我童年的事情呢?這難道不是多此一舉嗎?

“好,我知道了,下次見到這樣的人我躲遠點。”我狠狠的點頭,這的確很詭異,萬一發生了點什麼事情可怎麼辦。

“知道就好。”蕭澤鬆了口氣說道,不過他的話鋒突然一轉,對我說道,“其實有很多時候,我覺得你是一個有很多秘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