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想想開一點,但是這種親手往自己的腦袋上中青青草原的感覺,是真的很難受。

我看向了褚今許,此刻他已經恢複了人形,因為袁教授給的藥丸壓製的原因,他現在身上的冷意已經得到了控製,並不會凍傷周圍的人。

靳香給我和褚今許留了私人空間,而張靈均在我和靳香說話的時候就已經走出了醫療室,現在並不知道在哪裡了。

現在醫療室裡就剩下我和褚今許,就連小鳳凰都被靳香給帶了出去。

我叫了褚今許幾聲,他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到我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柔色。

“我們這是回來了嗎?”褚今許問道。

褚今許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量了一下週圍才說道,“既然我們已經回來了,那為什麼我們冇有在庭院,這裡是哪裡?”

我將他中了寒毒以及怎麼回來和到超管部門來的事情都告訴了褚今許,聽完之後他陷入了沉默。

此刻我的心裡很亂,我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一想到袁教授說的大昇華,我就變得魂不守舍。

“我感覺我已經冇有大礙了,我們回家吧。”褚今許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好,那我們現在就走。”

現在待在超管部門也冇有什麼用處了,既然褚今許想回去,那麼就帶褚今許回去吧。

我們剛走出醫療室就碰到了容玉,看容玉直奔醫療室而來,似乎是來找我的。

容玉的神色很凝重,他看了一眼褚今許,又看了一眼我,然後纔對我說道,“王,我有話想單獨跟你說。”

見我猶豫,容玉又補充了一句,“很重要。”

褚今許對我說道,“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那好吧。”我隻好回道。

容玉帶著我來到了他的辦公室,作為殭屍帝國的長老,又是超管部門的高層,容在這裡擁有自己單獨的辦公室。

這辦公室裡看起來和外麵那些總裁辦公室看起來冇兩樣,都是低調奢華類型的。

“容長老,你找我,是因為靈力源的事麼?”我問道。

容玉給我倒了一杯茶,然後在我的對麵坐下,雙眼緊緊的盯著我,盯得我壓力有點大。

他說道,“我們已經有一些子民受到了執行者的獵殺,現在他們待在帝國裡,完全不敢外出了。”

我微微皺眉,“他們平時不是不也一直待在帝國裡嗎?”

容玉卻說道,“王,您是知道的,低級的殭屍不能自主修煉隻能靠著血液維持生命,他們過一段時間會去人間買血,可前不久,有一部分居民在出去買血的時候遭到了執行者的獵殺,我們找到他們的時候,已經是身首異處,頭顱裡插著針。”

“而且,帝國的結界越來越薄弱,當結界消失,這異域也就很容易被執行者發現,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緊皺眉頭,現在這種情況的確很棘手,沉吟了一下我問道,“紅黎怎麼說?而且關於靈力源我還一點線索都冇有,目前來說想要開辟新的異域很難,不過最近我發現一個異域,或許我們可以把整個帝國的子民都遷徙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