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香說道,“你們把你們還記得的資訊都告訴我,我查一下你們的資料,出去後,我們派人把你們送回各自的家中。”

好在除了連燦外,其餘這四人也都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和城市。

而且靳香的關係網非常強大,很快就將這幾個人的資料給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出去這個異域後,可以直接派人將他們送回去。

也幸好,這些人在失蹤之後,家人都給報了失蹤,不然的話查起來還是有點麻煩的。

一路上連燦都走在我的身邊,並且對我十分殷勤,看到他這樣子我心裡升起一股奇怪的不是很好的預感。

“孟笙小姐。”連燦突然紅著臉喊道。

我眉心皺了皺,這人突然叫我孟笙小姐,我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呢

不過我還是禮貌的回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連燦連忙說道,“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連燦此刻的臉更紅了,以前邋遢的留著鬍子冇覺得,現在把鬍子給刮掉了,白白淨淨的了,臉紅也就更加清晰了。

他躊躇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你有男朋友嗎?”

我臉上的表情一僵,他這個問題問出來之後,機會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和他。

特彆是靳香和張靈均,一個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一個眼神幽幽的跟刀子似的。

要是褚今許現在是醒著的,估計會掐死連燦吧,畢竟那人的醋勁是真的大。

不等我回答,張靈均就回道,“她有男朋友。”

“啊?”連燦的臉上瞬間被失望給籠罩著,“孟笙小姐的男朋友是你嗎?”

這個連燦真是讓我經曆著大型的社死現場,我這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問出這麼令人尷尬的問題。

然而張靈均卻是淡淡的瞅了一眼連燦,然後說道,“不是。”

說完張靈均掂了掂抱在手中的褚今許和小鳳凰,聲音涼涼的說道,“她的男朋友在這裡麵。”

連燦,“......”

連燦的四個朋友,“?!”

他們隻知道張靈均抱著一團衣服,卻不知道這衣服裡麵還裹著一條白蛇和一隻鳳凰。

當然,張靈均也冇有準備給連燦看。

連燦的嘴唇抽了抽,他伸長了脖子想看那團衣服裡麵的東西,“你在開玩笑嗎?你抱著的明明就是一團衣服啊。”

這件事情過不去了是嗎?

我隻得將連燦拽了拽,免得他發現了衣服中的秘密。

我說道,“我小叔跟你開玩笑呢,不過我的確是有男朋友的,在這世界的外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