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叔,你什麼時候跟小鳳凰說的那些啊,我怎麼都不知道,我們不是都是在一起的嗎?”我小聲的問道。

張靈均抬眼眼神清澈的看著我,“你是在怪我把這些事情告訴了小鳳凰嗎”

他的話讓我微微一愣,我忙擺手說道,“小叔,我完全冇有要怪你的意思啊,我就是問問,就是好奇。”

看到我如此惶恐的模樣,褚今許頓時站出來將我往身後一攬,眼神頓時不善的看著張靈均,“臭道士,你欺負一個小女孩算什麼?”

張靈均,“?我冇有欺負笙笙。”

“冇有?”褚今許的眉毛一挑,“冇有欺負她,她為什麼這麼怕你?”

我在褚今許的身後無語的翻了白眼,我拉了一把褚今許,然後自己站了出來,我說道,“褚今許,你不要添亂行不行,很顯然,你會錯了意思,我和小叔之間並不是你想的那種意思,或許你不怎麼懂,但是沒關係,你不用管,我和小叔聊聊就行。”

褚今許瞪了我一眼,那張俊美的臉上微微抽搐,看起來心情很不好的樣子。

我暫時冇理會褚今許,我對張靈均說道,“小叔,褚今許誤會了,你也誤會了,剛纔我問你的那個就是單純想問問,絕對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張靈均那張清冷的臉色冇有什麼情緒,看我的眼神也非常平靜,看到我有些驚慌的神色後,張靈均輕笑了一聲,清雋的臉上那抹笑容格外的惹人眼。

“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怎麼,被嚇到了”張靈均看我的眼神裡略帶著無奈,他說道,“看來平時我在你的心裡是個嚴肅的人,對嗎?”

我尷尬的揉了揉鼻尖,這......

其實我的心裡並冇有這麼想,但是吧,張靈均在我心裡的形象的確似乎是屬於那種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存在,他剛纔的那句話,我還以為他有些生氣了呢。

張靈均此刻聲音淡淡的說道,“之前的時候,在你和靳香出去查探之時,我看訛獸它們在屋子裡休息,就順便跟小鳳凰提了這件事,訛獸可以作證。”

訛獸和小狐狸兩個小傢夥此刻正趴在懸崖邊上焦急的看著下麵。

它們兩個現在是很擔心小鳳凰,它們三個平時好得能穿一條褲子,分一個雞腿,關係比我想象中還要好,現在小鳳凰進入了懸崖下麵,他們怎麼能不擔心呢。

我趕緊說道,“小叔說的哪裡話,作什麼證啊,我相信小叔的話,而且你讓小鳳凰去摘沁血花,那肯定都是為了我好,我怎麼可能好賴不分呢。”

“嗯。”張靈均冇有多餘的話,他隻是應了一聲,然後和訛獸他們一起站在了懸崖邊,他也微微欠身看向懸崖下麵。

我在心裡輕輕鬆了口氣,也不知道怎麼的,剛纔和張靈均的對話竟然讓我有緊張和壓迫感。

我一扭頭就看見褚今許涼涼的和眼神正看著我。

我當做冇有看到,心中難免有些無語,褚今許和張靈均這兩個男人,對我來說都挺無語。

不過現在不是無語的時候,我害怕小鳳凰遇到什麼危險,也不知道它身上的火,能不能抵禦那些寒毒。

“我後悔了,我不該讓小鳳凰下去摘沁血花的,它還是個孩子,它叫我一聲媽媽,我怎麼能讓它做如此危險的事情呢,我真是......”我很是自責,如果小鳳凰出了什麼事情,我得內疚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