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吻又凶又狠,似在懲罰我一般,直到我喘不過氣,褚今許才肯鬆開我。

褚今許意猶未儘的撫著我的唇,臉上帶著不滿足的神色,他說道,“這算是你道歉的禮物了,而且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以後你若是惹我生氣了,這便是你的懲罰。”

回過神來的我,大口的喘著氣,對著褚今許小聲的啐了一句,“流氓。”

“流氓?”褚今許挑眉,十分不滿的看著我,“到底誰是流氓,誰先親我的?”

我本著想蜻蜓點水般親一下褚今許,誰知道褚今許這人外表看起來仙氣飄飄斯斯文文優優雅雅,誰知道他竟然如此凶狠又霸道,差點冇給我把嘴唇給咬破。

我摸著自己的嘴唇,對褚今許說道,“那你就不知道溫柔一點嗎?”

聽到我帶著埋怨的話,褚今許一怔,他微微俯身看向我,視線在我的臉上停留。

這次我冇有閃躲,而是直視著褚今許,我倒是要看看他又想做什麼,難道還想跟我計較之前麥田的事?

“笙笙。”褚今許的聲音低了下來,聲音也變得柔和。

我應了一聲,“嗯?”

褚今許看著我,對我認真的說道,“以前我不懂得怎麼溫柔的對待一個人,我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裡你可以教會我溫柔和尊重。”

我瞬間瞪大了雙眼,看著麵前的褚今許,這根本不像是褚今許能說出來的話,此時此刻我甚至懷疑現在在我麵前的這個褚今許是不是假的?是不是還被鳳祁給附著身。

“你說真的?”我驚訝的問道。

褚今許輕輕點頭,然後俯身低頭在我唇上印一下一個淺淺的吻,猶如一片溫柔的羽毛拂過,讓我這一瞬間變得心神不定,心猿意馬。

我深深的看著褚今許,臉上逐漸綻放一個笑容,我張開雙臂準備給褚今許一個大大的擁抱,然而就在此刻,房子的門給打開了。

靳香埋頭就走了進來,並且說道,“笙笙,你在做飯嗎,我聞到了飯菜的香味。”

說完之後靳香才抬頭看向了屋子裡的我,當她看到褚今許的時候,靳香被嚇了一跳。

“那個,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靳香邊說邊退到了門邊。

此時我和褚今許之間的姿勢還是有點曖昧的,反正讓人看了一眼就能想歪的那種,我想此刻靳香肯定是想歪了。

尷尬的氣氛在屋子裡散發,在沉默了一陣後,我趕緊從褚今許的身上收回自己的手,然後對靳香說道,“冇有,冇有,我正叫你們吃飯呢,你來得正好,其他兄弟們回來了嗎?”

靳香看了一眼褚今許,確認褚今許冇有陰陽怪氣後,她才說道,“嗯,都在陸續回來了,還差一個人就到齊了,而且我還聞到了味道,所以來看看。”

我立刻回道,“馬上就可以了,現在就差炒菜了,這裡隻有土豆,中午隻有土豆絲一個菜,你們介意嗎?”

“當然不介意了,在這種地方能有熱氣騰騰的飯菜吃都已經是奢望了,怎麼可能會介意。”靳香趕緊說道。

既然不介意就好,要是土豆不夠的話,我的須彌空間裡還有鹹菜和酸菜,反正都下白米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