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認真的記錄著,聽到張靈均的話,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褚今許和張靈均兩人一左一右的站在我的身邊,跟左右護法似的。

特彆是褚今許,在聽到張靈均的話之後,他冷哼了一聲,“張天師,你要不要也去記錄一下?”

張靈均表示不用,“有笙笙記錄就好了,要是我們真的遺忘了,笙笙會告訴我們的,完全不用擔心,她做事我放心。”

張靈均還真是相信我啊,既然如此那我肯定不能讓他失望了。

我對著張靈均比了個OK的手勢,然後說道,“小叔,你放心,我肯定記錄得妥妥的,要是短時間找不到回去的出口,我一定會每天都看筆記的。”

就如同之前,我讓林桃桃記筆記,事實證明這是很有效果的。

“切。”褚今許冷哼了一聲,冷眼看著我和張靈均。

行吧,我知道褚今許這個大醋缸子整天都在陰陽怪氣的,我也懶得理會他。

記錄好了之後,靳香讓我跟她一起去村子和周邊查探,就她和我兩人,其餘的人自行查探。

我想靳香可能是有什麼話需要單獨和我說,所以才讓我和她單獨在一起的。

我們來到了村裡的一片麥田,風一吹,麥浪襲來,空氣中都是青草和花香,這樣的感覺和外麵的世界並冇有不同,甚至更加真實。

“靳隊,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呢?”我看著站在我麵前的靳香。

她難得能有現在這般柔和的時候,平時雷厲風行,背地裡很多人都吐槽她不男不女,但是此刻風垂著她的額前的碎髮輕輕擺動著,平添了幾分溫柔。

“我是有事情想問你,但和工作無關。”靳香說道。

以前靳香和我談的幾乎都是工作,當聽到靳香說要和我談和工作無關的事情時,我還真是有些驚訝。

我說道,“靳隊,你這樣我還挺驚訝的,我們以前談的可都是公事啊,現在突然要談和工作無關的,還有點不適應,不過靳隊你有事情要問的話,就問吧。”

靳香伸手撥了一下額前的碎髮,那雙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我,“孟笙,你能如實回答我,不要騙我麼?”

“不會啊。”我回道,“我的底細你都是知道的,也冇有騙你的必要,你說吧。”

這靳香看起來神神秘秘的,讓我心裡有點緊張,她要說的是關於我的私事麼。

靳香看著我,在沉吟了一下說道,“就是......張天師和褚今許似乎都喜歡你?”

我,“?”

我冇有想到靳香會問我這件事,難道褚今許和張靈均都表現得很明顯嗎?

況且張靈均對我的舉動雖然有些那個啥,但是人家可冇有真的戳破這層紙,所以我就假裝不知道。

我紅著臉對靳香說道,“哎呀靳隊,你啥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褚今許喜歡我是不假,但是小叔他一向事清心寡慾,是那種看破了紅塵,完全冇有世俗的那種欲/望的,你可千萬彆這麼說,不好。”

“是麼?”靳香的臉上帶著一絲曖昧的笑容,然後對我說道,“我可不信,張天師那麼明顯的愛意都已經溢位來了,我們可是誰都能看出來的,我不信你冇有感覺。”

我當然有感覺了,張靈均雖然從來冇有對我表露過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對我的好已經超過了普通的朋友,和自己侄女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