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無奈在心裡歎氣,早知道的話,那我就不用讓靳香帶這麼多人來了,而且我的內心不允許我將其他人留在這裡,這可能就是所謂的道德感吧。

我們向靳香講述了異域中的事情依舊我們的猜測,這些鬱悶的人不止我和褚今許張靈均三個人了,現在還要加上鬱悶的靳香等人了。

我們幾個人坐在屋子裡,相互的看著對方,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無奈和震驚。

為了讓他們不那麼擔心,我說道,“其實事情也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糟糕,既然入口會經常變化,那麼出口也是,我相信這出口肯定會有一天變化到我們周圍的。”

“有一天是哪一天啊,會不會等這一天,幾年就過去了?”有一個超管部門比較年輕的人員忍不住開口說道,那語氣當中很喪氣。

靳香看了一眼那個工作人員,說道,“這個世界上的事情瞬息萬變,誰知道什麼時候這出口就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呢,而且我們還有很多隊員冇有找到,想走也走不掉,既來之則安之,有孟笙在,彆擔心。”

靳香這話說得好像有我在,就能平安無事似的,整得我還挺尷尬。

“我儘量為大家找到出去的出口。”我隻得硬著頭皮說道。

此刻,靳香和大家的眼神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一瞬間我隻感覺到壓力山大,我現在是全部人的希望。

“靳隊,那我們現在這裡麵乾嘛啊?”有人問道。

靳香瞅了一眼,說道,“你們也難得有清閒的時間,現在既然到了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那你們也享幾天清閒吧,不過清閒的時候可以多在周圍轉轉記錄一些資料,這是我們第一次進入到異域裡,一定要帶著有價值的資料和資訊回去。”

“好!”五個隊員齊聲回道。

......

因為靳香一行人的到來,村子裡的空閒房子有些不夠了,據村長說以前的時候幾年的時間纔會有一個外人從外麵進來這個村子,誰能想到這次在兩三天的時間裡,竟然多出了差不多十個外來人。

不僅是村長懵了,村民們更懵,村長說他當村長以來總共也就接待了十來個來自外麵的人,而且都是三四年纔會出現一個,這同時出現這麼多外來人,的確是讓他們感到震驚的。

“現在我們這裡的空閒房子冇有那麼多,現在搭的話也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搭好。”村長有些無奈的說道。

其實我們對於住的地方要求並不高,隻要能遮風擋雨就行了。

況且我的須彌空間裡還有一些野外用的帳篷,兩個人一組的話完全夠用的。

於是我對村長說道,“村長,這住的地方您就不用操心了,就是吃的方麵......”

雖然我的須彌空間裡還有一些物資,但是這都是備著以防不時之需的,所以能在村裡找到吃的,就先不用動須彌空間裡的物資。

聽到我的話之後,村長瞭然的點頭,然後說道,“知道,知道,我這就讓大壯給你們送些大米小麥和土豆子來,保證你們餓不著,不過你們安定下來以後也得去農作,這樣才能保證來年自己家豐收,不捱餓。”

我們都是乖巧的點頭,表示謹記村長的教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