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的話讓張靈均的神色微微一怔,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張靈均的尷尬。

明明剛纔張靈均說的話是那麼正常,而褚今許卻總是亂解讀我和張靈均之間關係以及話語。

“褚今許!”我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特麼霸總上身啊!能不能正常點說話?”

說完之後,我這纔對張靈均說道,“小叔,你不要和褚今許計較,他那人就是那樣口無遮掩又毒舌,你可千萬不要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見我為褚今許說話,張靈均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臉上帶著雲淡風輕的笑容,然後說道,“嗯,我知道,岐月神君的性格是這樣的,我不會和他計較的。”

我笑著說道,“小叔,還是你比較大度!哪像褚今許這心眼就跟針尖一樣小,嘴巴比鶴頂紅都毒!”

褚今許聽我這麼說心裡自然是不滿意,但是嘴上也冇有再說什麼,隻是自己坐在一旁黑著個臉。

而張靈均隻是在輕笑著,隻是這張靈均越是笑,褚今許的臉色就越難看。

話題很快又回到了沁血花上麵,看著小鳳凰天真不諳世事的樣子,它真的適合去摘沁血花嗎?我有些擔心。

倒是小鳳凰整隻鳥都興奮了,它飛到我的身邊爪子一鬆,把假髮丟到了我的身上,然後非常堅定的說道,“媽媽,我可以,我能行!我願意為你去摘沁血花,隻要能幫助爸爸媽媽,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淡定的拿起假髮戴在了頭上,然後纔對小鳳凰說道,“你現在很小,對自己的力量掌控得可能不是那麼準確,我怕到時傷到自己。”

“我們先去長沁血花的懸崖看看,如果能摘的話就摘,不能摘就放棄。”

“總之,你先保護好自己,知道嗎?”我認真的對小鳳凰說著,然後摸了摸它的小腦袋。

如果能摘到沁血花的話那是最好了,摘不到的話也冇有關係,反正我現在這個樣子也已經習慣了。

小鳳凰的腦袋在我的手掌心裡蹭了蹭,然後說道,“媽媽,相信我,我一定會給你摘回來的,雖然你冇有給我多少母愛,但我是一個孝順的孩子。”

它的話讓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抽,它的話讓我覺得,它既然叫我一聲媽媽,那是不是也應該儘到做母親的責任

我承認我冇有儘到做一個媽媽的責任,看著小鳳凰亮晶晶的眼睛,我想我以後一定要對小鳳凰負責。

“天亮了再說吧,你們纔回來肯定很累了,先休息吧。”我對小鳳凰說道。

然而小鳳凰卻用翅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小聲的對我說道,“今天我和訛獸叔叔還有小狐狸出去了一整天,在山裡一點吃的都冇有找到,現在肚肚好餓,飯飯。”

當小鳳凰提到飯飯的時候,訛獸和小狐狸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

我無奈的笑了笑,然後須彌空間裡拿出了它們愛吃的肉食。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開始的毛病,隻要須彌空間裡少了一些物品之後,我就趕緊給補上,隻要空間裡一直滿滿噹噹的我纔有安全感。

比如像目前這種情況,我空間裡的東西就派上了大用場。

我拿出了食物和水給張靈均,他也冇有跟我客氣,道過一聲謝謝後把東西接了過去。

然後開始小口又優雅的吃了起來,看來他和訛獸它們是真的餓了。

這村長準備了空閒的房子,怎麼就冇準備一點吃的呢。

剛來的新人又冇種地是冇有東西吃的。

褚今許見此起身坐到了我的身邊,我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怎麼了,你也要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