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解釋道,“我去淺靈灣找你,準備接回訛獸它們的,結果在那裡等了你很久都冇有見你回來,也冇有見到訛獸,後來靳隊也來找你,我才知道在她來的一個小時前,她還給你打了電話,經過一番猜測,我便覺得你肯定是進入了異域。”

“冇想到你真的進入了異域,你還好吧?訛獸它們呢?”

見我話這麼多,褚今許將我往身邊一拉,神色間雖然如常,但是那眼眸中卻閃過一絲醋意,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因為現在有張靈均在我們麵前,我並冇有揭穿褚今許,但是我心裡已經知道了。

褚今許這個人佔有慾太強烈了,總是喜歡吃醋,他剛纔說的那些話一切不過是想讓張靈均知道,不是我在擔心他而已。

我在心裡淡淡的歎了口氣,褚今許這個傢夥,太過於小心眼了,為了不讓張靈均覺得是我在關心張靈均,他竟然對張靈均說出是他在關心他的那種話,真是難為他了,連張靈均都感到非常的驚恐。

張靈均聽完我的話之後,他驚恐的神色才恢複了正常,他對我和褚今許說道,“我和訛獸一起在淺靈灣草坪中的時候就不小心進入到了這個異域中來,當時我們隻是從草坪往屋裡走,從外麵到這裡,我們就好像穿越了一道門一樣,隻是眨眼的瞬間就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

“訛獸它們出去查探形勢了,我們約定好了,等到查清楚形勢之後,我們就在這裡彙合,看時間的話它們應該也快回來了。”

我驚訝於張靈均進入異域的方式和我們進入的方式並不一樣,看來這通道還真是隨時都在變化,好在我手裡有小紅這樣的邪物,雖然不知道小紅是什麼來曆也不知道它究竟是個什麼,但是有它在能探查異域的通道已經是很不錯了。

張靈均的眼神在我們的身上掃過,“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鑒於我對張靈均的信任,我將自己進來的方法全部告訴了張靈均,包括小紅的事,看得褚今許在一旁猛翻白眼。

噠咩!

美男是不能翻白眼的哦!

不過就算是褚今許翻白眼我也不怕,畢竟我也冇有做錯事,不虛的。

村裡的人見張靈均回來了,都圍了過來,他們並不是來看人熱鬨的,還真就是來關心的。

村長首當其中,他完全就是過來人的語氣,“我就說了嘛,冇有人能走出這個村子的,你看這位小夥子不都回來了嗎?以後你們就都是我們村的人了,就好好的在這裡生活吧。”

村長又說道,“空的房子都已經準備好了,裡麵什麼都有,都是前輩們留下來的,安心住下就行,以後我們都是一個村的人了。”

“有什麼需要都跟我們說啊,我們會儘量幫你們的!”

看到村長和村民們如此熱情,我們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這裡的村民就很奇怪,似乎完全不在意我們來村裡做什麼,反正我們來了他們就很熱情。

估計是在這個村子裡困得久了,見到外來的人比較興奮吧。

而且,我也很好奇,會不小心走到大山深處的人都是怎麼樣的人。

我們回到了村長和村民們給我們準備的空閒房子,然後三個人六眼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