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為什麼不記得村長說我們小兩口?”褚今許表情嚴肅的問我。

被褚今許這麼一問,我頓時想了起來,好像村長是這麼說過。

不過當時我都聽其他事情去了,哪裡會注意村長說的小兩口什麼的,這褚今許還真是奇怪,他這重點是不是抓錯了?

“這......”我有點無語,我真想說這有記得的必要嗎?

可是看褚今許那雙充滿了期待的雙眼,我隻好說道,“我記得,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呢。”

褚今許那嚴肅的神色在此刻終於舒展開來。

“你要是不記得,我很很傷心的。”褚今許幽幽的看著我。

我滿臉無語,“記得…記得。”

“這還差不多。”褚今許滿意的拍了拍我的腦袋,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

我打量著這個屋子,然後找了張凳子坐下來,而褚今許則坐在我對麵的那張小床上。

“我們就這樣在這裡等小叔回來嗎?”我坐立不安的,忍不住朝著外麵看去。

村長他們對於外來人這件事情已經是處於很平常的狀態,所以直接就把我們安排在了這裡。

倒是把我搞得有些不自在了。

“不在這裡等他,你還想做什麼,去茫茫大山之中尋找麼?放心吧小丫頭,他會回到這裡來的。”褚今許說道。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好奇的問道。

褚今許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這個村之所以離不開,肯定是和村子的過往有關,想要離開這裡,就必須搞清楚這村子的過往,解決掉根源,作為慈悲為懷的臭道士,他自然會再次回到這裡來的,所以我們隻需要在這裡等他回來就行了。”

我覺得褚今許說得有些道理,現在還是不要亂走,我們除了等張靈均之外,還得等靳香等人。

此刻,我和褚今許兩人就這麼待在這個小屋子裡,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的過去,我坐不住了,起身在房間踱步,在褚今許的麵前晃來晃去,估計都能把褚今許給晃煩了。

“小丫頭。”褚今許開口對我喊道。

我扭頭看向褚今許,然後問道,“什麼事?”

褚今許拍了拍他身邊的床鋪,對我說道,“過來坐,不要老是在我麵前晃來晃去的,頭暈。”

我被並冇有坐在褚今許的旁邊,而是對褚今許說道,“我真的坐不住了,褚今許,我們出去在這個村子裡走走吧,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不能離開這個村子的線索,這萬一出去的入口不在這裡的話,那可怎麼辦?”

說到這裡,我馬上就想到了小紅,我怎麼把小紅怎麼忘了?

想到這裡,我立刻把小紅給拽了出來,然後掐著小紅的身子問道,“我知道你能找到異域的出口,你趕緊出去給我找找,這異域的出口在哪裡。”

之前我從小紅的口中得知,這出口跟入口都是不一定的,有的時候會一樣,但是有的時候卻不一樣,很難估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