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誤入了村子的人,也再也回不到以前的世界了。

此時此刻我心中有些感慨,這個異域更像是我們原來世界之中被遺忘在某個世界某個角落的村落。

褚今許見我沉默著,他便繼續問周圍的村民,“老人家,能否告訴我們,為什麼進入這個村子裡就無法再出去了嗎?”

老人聽褚今許這麼問,他和周圍看熱鬨的村民都忍不住歎氣,他們都搖頭,似乎冇有人知道是為什麼。

有人說他們家在這裡都住了好幾代人了,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不能離開這裡。

所以,有新的外人進來時,他們雖然會感到好奇和驚訝,但也會很快接受,並且跟他們講述關於這村子的奇怪之處。

可是張靈均既然是昨天傍晚離開的,這都過去十幾個小時了,為什麼他還冇有回到村裡來?

我有些著急了,不知道現在張靈均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靳香有冇有進來,有時候外麵差了幾分鐘幾個小時,在這異域裡麵可就差得多了。

經過我們談話,我們得知之前跟我們講話的老人就是這個村管事的,可以說是村長了。

老人家在這個村子裡還是比較有威望的,大家都比較聽他的。

村長對我和褚今許說道,“既然你們小兩口來了這裡,那也就冇彆想著出去了,安心在村裡住下吧,我們知道你們一時間還無法接受,你們要是不信的話,等你們的朋友回來了,你們問他就是了。”

“我們村裡還有空閒的屋子,就是為了給外麵誤入村裡的人準備的,現在你們來了,我帶你們過去。”

我和褚今許麵麵相覷,我們從進村裡開始纔不到一個小時,村長就已經給我們安排明白了。

“褚今許,你怎麼看?”我小聲的問褚今許。

褚今許渾身看起來還是比較淡定的,他對我說道,“放心吧,冇事的,我們先跟他們過去,我們回到現實世界裡又不需要出村,隻要在我們來時的那片樹林裡找到出去的通道就行了。”

既然褚今許都這麼說了,那現在也隻能在村裡等張靈均再次回到這個村裡了,畢竟如果真的出不去村的話,張靈均肯定會回來的。

我們跟隨著村長來到一間空閒的屋子前,村長說道,“這裡以前也有人住,不過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這間屋子屬於你們了,有什麼事情的話,隨時來找我,問村民們也行,他們都很樂於助人的。”

我們連連答應著,老人又叮囑了一些事情後,就先離開了。

看著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屋子,我問褚今許,“這村子好奇怪啊,為什麼隻能進不能出啊。”

褚今許臉色看起來比較嚴肅,聽到我的問話之後,他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這裡是異域,你指望異域中能有正常的東西?”

“你說得好像有點道理,我看你眉頭緊鎖你在想什麼啊。”我在褚今許的身邊坐下,問道。

褚今許雙眼緊緊的盯著我,一雙柔情似水的眼睛在我身上打量著,看得我怪尷尬的,我不由的往旁邊挪了幾步,這傢夥的腦袋裡在想什麼?他不會在這種地方想要做點什麼吧?

看著褚今許的俊臉離我越來越近,我咕咚一聲吞下了一口口水,有些結巴的說道,“你,你有,有話好好說,不用離這麼近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褚今許倒是一點都不害臊,他說道,“我想到那村長剛纔所說的話,覺得他很有眼力見,笙笙,你覺得呢?”

我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有些不是很明白褚今許的意思,什麼眼力見,村長說什麼了?

“啊?村長說什麼了?”我問道。

褚今許的臉突然變得有點黑,他幽幽的看著我,“你冇有認真聽村長的話?”

我趕緊點頭,“當然有啊,村長說的話我都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