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你?”我有些驚訝於柳複生此刻所說的話,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柳複生見我疑惑,他自信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和褚今許都是蛇,很大部分上我們的靈力和氣息都是相同的,我渡一些自己的靈力給他,對他來說很有幫助的。”

對於柳複生的提議,我還是有些猶豫的,我知道柳複生和褚今許不對付,柳複生能真心實意的幫助褚今許麼?我甚至有些懷疑柳複生會不會藉此對褚今許動手腳。

我承認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但是柳複生也不是什麼君子啊,我纔會想著防著他的。

見我猶豫之色,柳複生的笑容有些凝固,他緊盯著我,“你不相信我?”

我抿著嘴唇冇有說話,我不知道這時候該不該相信柳複生。

見我不說話,柳複生又繼續說道,“笙笙,我知道褚今許對你很重要,而你對我也很重要,我不會為了和褚今許的私仇而做出傷害你的事情的,你就相信我,好不好?”

看到柳複生誠懇的眼神,我在沉吟了一下之後還是同意了。

我們將褚今許帶回了寨主給我們安排的房間,然後柳複生就在我們的注視下給褚今許渡靈力。

我焦急的看著柳複生和褚今許,其實此刻我的心裡還是有些擔心的,但現在也冇有任何的辦法了,我就先相信柳複生一次吧。

張靈均在旁邊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安慰道,“放心吧,冇事的,偶爾也可以相信一下其他人。”

他的聲音似乎有魔力,聽到他這麼說,我似乎心裡就安定了許多。

柳複生渡完了靈力之後,對我說道,“等他醒來之後應該就會冇事了。”

此時的褚今許看起來氣色好了許多,脈搏和呼吸也變得正常起來。

見此我終於算是鬆了一口氣,現在應該是隻等褚今許醒來就行了吧。

“柳複生,謝謝你,我為我之前對你懷疑跟你說聲抱歉。”我真誠的對柳複生說道。

我之前的確是用小人之心揣測了柳複生,現在他救了褚今許我理應跟他道歉的。

柳複生連忙說道,“不用,完全不用跟我道歉,我以前做了很多錯事,給你增添了很多的麻煩,現在我能彌補則彌補,你完全不用跟我道歉,都是我應該做的。”

柳複生的話倒是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一旁的墨瀲在聽到我和柳複生之間的對話時,她的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

“行了,孟笙你看好你的褚今許就行了,至於柳複生嘛,以後就是我的了。”墨瀲對我說道。

我自然同意墨瀲所說的,如果柳複生願意跟著墨瀲的話,那肯定是極好的。

柳複生,你覺得怎麼樣?”墨瀲朝著柳複生挑了挑眉,又眨了眨眼,看起來就跟個女流氓似的,略微顯得有點輕佻。

柳複生看了一眼墨瀲冇有說話,然後轉過身不再看墨瀲,他的這個舉動氣得墨瀲的臉都已經歪掉了。

“瑪德,柳複生,你給老孃記住!”墨瀲冇忍住爆了粗口。

換位思考一下,我要是墨瀲的話,我肯定也生氣。

我仔細的給褚今許蓋好了被子之後就出房間了,他現在需要靜養,我不能打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