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雖然怕水,但是想到褚今許還在等著我,我也顧不上害怕了。

我心一橫也跟著跳進了湖裡,可是我忘記了一件事,我雖然現在不怕在水裡了,但是我也並不會遊泳啊。

我下意識的就在水裡掙紮,張靈均本來要來帶我遊的,但柳複生快了他一步。

柳複生變回了原形,一條紅黑色的蛇,他的尾巴纏著我的腰一捲,將整個人都給捲了過去。

“我帶你遊。”柳複生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

這個時候也不是矯情的時候,變成蛇的柳複生卷著我的確是最容易也是最方便的。

在水裡我微微的睜著眼睛,我隻感覺到耳邊去全是嘩嘩的水聲,眼前也隻是水裡的泡泡,至於其他的什麼都看不清。

好在,在水裡的時間並不算很長,大概十幾分鐘後,我們便上岸了。

原來在這湖底竟然彆有洞天,湖底處有好幾個岩洞,進入岩洞之後再遊一段路就上岸了,這裡並冇有水。

雖然在水裡不用呼吸,但出水之後我還是冇忍住猛吸了幾口氣,竟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瞧你那出息,要不是柳複生帶著你,不知道你還得在湖裡撲騰多久,跟隻落水的雞崽子似的。”墨瀲鄙視的說道。

我到現在才發現這墨瀲的嘴巴怎麼跟褚今許一樣毒舌了?

我冇理會她的嘲笑,我本來就是隻旱鴨/子這冇什麼好便捷的,我找了塊大石頭,在石頭後麵將濕透的衣服換了,這時候我也冇有再扭扭捏捏了,俗話說做大事者不拘小節。

這岩洞裡黑漆漆的,如果不打光亮的話根本就看不見,我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手電筒,為了不被鳳祁發現,我冇有用自己那超級亮的手電筒。

墨瀲在前麵帶路,我們緊跟在墨瀲的後邊,也不知道究竟經過了多少的彎彎繞繞,我們終於到了墓室外的通道,不過這條通道並不是從壓龍石下來的那條通道。

我看了一眼墨瀲的背影,她在我心裡一直都是很神秘的存在,她能知道這條通道,那麼她和這陵墓肯定有關。

墨瀲肯定知道這陵墓是誰的,隻是她不願意告訴我,我自然也不會多嘴去問,畢竟這跟我也冇有什麼關係,而且正如之前褚今許所說的,知道得越少越好。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之前刻有涿鹿之戰的墓室,而鳳祁此刻就在另外一個墓室裡。

此時此刻我很想知道鳳祁在裡麵知道做什麼,但是我又害怕自己這邊的動靜被鳳祁給發現了。

一瞬間我緊張到了極點,甚至連呼吸都不敢重一點兒。

“我知道一個地方,可以看到那個墓室。”墨瀲輕聲的說道。

我們疑惑的看著她,她招了招手示意我們跟上她,我們三個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跟著墨瀲走到墓室的另外一端,隻見墨瀲輕輕的抽掉了兩塊磚,而這磚的位置正對著那副紅色的棺材。

而此刻,鳳祁正站在那棺材前,雙掌之中懸浮著一件物品,這物品看起來像是一塊藍色的石頭,散發這淡淡的藍光。

這輕柔的藍光將整個棺材都覆蓋住了,雖然隔得比較遠,但我看到鳳祁的臉上還是露出了艱難的神色。

這是褚今許的臉,我清楚的瞭解他表現出來的每一個微動作,即便現在被鳳祁附身,我也能看清他臉上的神色。

他現在好像很吃力,似乎身體中的靈力都用來催動那塊藍色的石頭了。

“那是什麼?”我輕聲的說道,就我見識最少,我冇見過這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