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複生看了我和張靈均一眼,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待在了墨瀲的身邊。

墨瀲是不是誤會了點什麼?

我也懶得和墨瀲解釋什麼,她愛咋想咋想。

我和張靈均一起湊到了這墓室的石壁前想看看這石壁上雕刻的畫是什麼,或許和鳳祁有關。

可是當我們看到這些壁畫的時候,我和張靈均都愣住了,整個石壁上刻滿了人,上滿不僅有人還有一些獸類,甚至還有半人半獸的,他們每個人的手中拿著兵器混戰在一起,雖然隻是壁畫,但是整麵牆壁都是這樣大戰的場麵,看起來異常慘烈。

我很是不解,“為什麼鳳祁和簪若淩的陵墓裡會有大戰的壁畫?這不符合他們兩人的情況。”

張靈均緊緊的盯著這些壁畫,然後說道,“這壁畫記載的很有可能是涿鹿之戰。”

“涿鹿之戰?”我大驚,“那不是在四千多年前發生的事情嗎,怎麼會記載在鳳祁和簪若淩的陵墓中?小叔,你會不會看錯了?”

張靈均盯著石壁,然後伸出纖長的手指指了指這壁畫中領頭騎著巨獸的男人。

“這很有可能是蚩尤和他的食鐵獸。”張靈均說道。

對於蚩尤這個任務我不是很瞭解,但是要說食鐵獸的話我倒是覺得很驚訝。

因為有人說那時蚩尤騎著作戰的食鐵獸實際上是如今的大熊貓。

我實在是無法將憨憨的大熊貓和跟隨蚩尤征戰的食鐵獸聯絡在一起。

不過看這上麵刻畫的輪廓還真是有點相似的。

“可是為什麼會在這陵墓中刻畫涿鹿之戰呢?有什麼意義?”我疑惑的說道。

此刻墨瀲也已經來到了壁畫的麵前,她雙眼緊緊的盯著麵前的筆畫,我看見她的雙眼中在此刻竟然透露著憤怒和仇恨。

“你什麼眼神?”我忍不住問墨瀲,“為什麼你的眼神中有仇恨?”

墨瀲扭頭看向我的時候,及時收起了眼眸中的仇恨,她冷聲說道,“我討厭戰爭,所以每次看到戰爭的時候,我都會憤怒厭惡。”

說到這裡墨瀲頓了頓,然後對我說道,“孟笙你知道嗎,我真的很羨慕你,在我們一體分離的時候,隻儲存了你的天真無邪純潔無瑕,而我和紅黎就要揹負痛苦的記憶,不甘憤怒和仇恨都在折磨著我們。”

“即便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不讓我們也失去記憶,我們也不想記得那些不公平的記憶。”

墨瀲的話讓我怔住,我從她的話語中得知了我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我們同為一體外分離的時候......

她說那些所有不美好的記憶都給了她和紅黎,而我什麼都不記得。

她很羨慕我。

可是,不記得一切的話,真的好嗎?

我並不這麼覺得,如果可以我願意選擇記起曾經的事情,包括接收墨瀲和紅黎的記憶。

“那你能告訴我你記憶中的事情麼?”我問墨瀲。

可墨瀲卻拒絕了,“其實我和紅黎都希望你忘記這些痛苦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