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我對這塊寒玉特彆感興趣,但是就這麼帶走的話會不會不太好啊。

我心裡的原則和道德感還是挺強的。

這彆人的東西不太好隨便拿,頓時一種糾結感就在心裡鬱結了。

“怎麼?不好意思?”墨瀲看出了我的心思,“要不要我替你拿啊?嘖嘖,孟笙,很多時候我就覺得你特彆裝,讓人稍微有一點噁心。”

我瞅了一眼墨瀲,“裝怎麼了?還不讓人裝一下了?”

就在我和墨瀲鬥嘴的時候,張靈均已經大手一揮,將那寒玉台收進了自己的須彌空間裡。

“回去給你。”張靈均對我說道。

不得不說,張靈均真的太瞭解我了,他瞭解我的虛偽,所以他纔會將寒玉台收入自己的囊中,回去纔給我。

這樣到時候我就可以在他那裡拿到寒玉台了,心裡負擔可就小多了。

“謝謝小叔。”我齜牙朝著他笑道。

然而墨瀲卻十分鄙視的看著我,“這裡這麼多的好東西,你偏偏就拿一個寒玉台,就因為寒玉台大嗎?”

說著墨瀲的手一動,整個墓室裡的陪葬品全部收入了屬於她的須彌空間中,就連之前裝簪若淩的那具棺材也不放過。

“你乾什麼?”我頗為驚訝的問墨瀲。

墨瀲雙肩一聳,“你看不出來嗎?這些可都是古董,拿出去賣的話那不得價值連城?那最大的寒玉台都被你給拿走了,我拿點這些小東西怎麼啦?”

“冇必要棺材都拿走吧?”我實在是不忍直視。

“你懂什麼。”墨瀲冷哼了一聲,看我的眼神還十分的鄙視。

算了,我懶得理會墨瀲這個傢夥了,我和她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話不投機半句多。

現在墓室的東西都被墨瀲給搬空了,那就隻能從墓室本身下手了,空曠的墓室裡燭火在微微跳動著,看著這跳動的燭火我的目光不由看向了插著燭火的牆壁。

卻發現在牆壁上刻得有壁畫,比較昏暗的燭光下看不清那牆壁上雕刻的畫是什麼,我這纔想起我的須彌百寶箱裡放著的東西。

超級大瓦的手電筒這時候是該派上用場了!我立刻將手電筒從須彌空間拿了出來,當我打開這手電的開關時,整個墓室都亮得跟白晝似的。

三人都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墨瀲最先出聲,“孟笙,你特麼真是個人才,誰會在須彌空間裡放這些東西!”

墨瀲的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就會在空間裡放各種工具啊,你看這不派上用場了麼?”

這話倒是讓墨瀲一時間無言以對,她哼了一聲白了我一眼後就不再說話了。

而柳複生很捧場,他對我說道,“還是笙笙想得周到,現在整個墓室都亮了,更便於我們調查。”

我冇有理他,柳複生也不介意,還是巴巴的跟在我後麵,其實我挺無奈的,我也不明白柳複生這人怎麼就認準了我,為了不讓墨瀲對我的敵意更大,我準備不怎麼理會柳複生。

“小叔,我們看看這石壁上都刻了什麼。”我對張靈均說道。

“好。”張靈均點了點頭。

柳複生想跟上來卻被墨瀲一把拽住了,“你能不能不要總是跟在孟笙後邊,你這樣上去打擾人家倆,你覺得合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