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扭頭看向柳複生,“喂,小跟班你跟我一起走唄。”

“不要,我要留下來保護笙笙,你要走的話就自己走吧。”柳複生冷淡的對墨瀲說道。

墨瀲吃癟,整個人的心情和臉色都變得很臭,特彆是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給吃了似的。

我表示很無辜,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又不是我讓柳複生留下來的,這柳複生也真是的,真是一點風情都不解,難道他就看不出來其實墨瀲想和他待在一起嗎?

看見墨瀲那要吃人般的眼神,我隻好扭頭對柳複生說道,“要不你跟墨瀲出去等我們吧,這裡有我和小叔就行了。”

然而柳複生的反應卻很大,他略激動的說道,“不,我不出去,張天師能在這裡陪著你等,那我也可以,笙笙,你不用擔心我,我會保護你和我自己的。”

柳複生說完這句話後我都已經到聽到旁邊墨瀲那濃重的呼吸聲了,她都已經氣到喘大氣兒了,看樣子是氣得不輕,感覺這人又要將鍋扣在我的腦袋上了。

“那隨你吧。”

說完這句話我就站到了張靈均的身邊,我們準備找個地方躲起來靜待鳳祁的出現,至於墨瀲和柳複生我就冇搭理了,畢竟無論我說啥墨瀲都朝我翻白眼。

“柳複生。”張靈均突然問他,“你之前跟蹤鳳祁的時候,他都什麼時候來這裡?”

柳複生立刻回道,“每天大概黃昏的時候出現,我幾次跟蹤他都是這個時候,我想他下次出現應該也是黃昏的時候,我們在這裡等的話,那就得在這裡等一天。”

距離黃昏還有差不多一天的時間,我覺得時間還早,便提議在這墓室裡到處看看,搜一搜,看能不能找出什麼有用東西。

張靈均和柳複生都同意我的提議,至於墨瀲,不提也罷,反正就跟個杠精似的,我說啥她都要杠一下。

我們幾人又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另外一個墓室,就是之前葬簪若淩的那個墓室,之前來的時候我們都冇有來得及細看,就看見被附身褚今許出現在這裡抱著簪若靈的屍體,那個時候我和張靈均都震驚了,哪裡還能顧得上週圍的其他東西。

現在仔細看來,簪若淩的這個墓室還隻是豪華,除了放置棺材的那張巨大的玉台之外,這些擺設的陪葬品那價值可真是不可估量。

“小叔,你說這些咱們要不上報國家吧。”我小聲的對張靈均說道,“反正這裡的主人都已經不在這裡了,留在這裡多可惜啊。”

張靈均說道,“你拿主意就好,這裡的每一件東西現在都是無主的。”

不知道將這裡搬空的話,鳳祁氣到直接當場去世?

不過我最看好的還是那張白玉台,而且那張玉台上還冒著絲絲寒氣煙霧,不用說都是好東西。

我走上前去,伸手摸了一下入手一片冰涼就跟摸了一塊冰似的。

“這是寒玉。”張靈均說道,“這麼大塊毫無雜質的寒玉不管是對普通人還是對修煉之人來說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可以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