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際,濃鬱的烏雲之中,探出火龍巨大的頭顱,張開巨嘴,噴出強烈的火焰,散發出熾熱的高溫,在整個天際形成一片火海!

原先被陽舒真人施展“五行符法”所形成的烏雲,被強烈的火焰燃燒殆儘。

漫天的血色劍氣成了無根之木、無源之水,還冇襲到陳飛宇身前,便自然而然的消散於無形之中。

緊接著,陳飛宇揮動銀白色的劍芒,爆發出強烈的劍意,以及強烈的雷火之力,衝擊著周圍的光圈。

隻聽“哢嚓”一聲脆響,猶如玻璃碎裂一樣,原先困住陳飛宇的光圈頓時破裂,連帶著地麵上的沼澤都被蒸發乾淨。

陳飛宇頓時脫困,揮動龍淵劍指向了陽舒真人:“區區五行符法,就想困住我陳飛宇,不過是癡人說夢!”

在最初的寂靜之後,包括邪派人員在內,周圍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剛剛陽舒真人道法之妙有目共睹,絕對稱得上是聖地第一強者的手段。

但是如此精妙的天道派道法,竟然如此輕易就被陳飛宇給破解了,這讓眾人如何不感到震驚?

難道,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陽舒真人之上?

可是……可是陳飛宇初入聖地之時,才僅僅是一名“先天後期”境界的螻蟻而已,怎麼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竟然修煉到了足以和傳說中的“無我”境界強者相抗衡的程度,這也太假了吧?

澹台雨辰、青蓮仙子等女更是喜悅無限,這一戰,好像飛宇真的有獲勝的希望!

尤其是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二女,更是重新對陳飛宇燃起了信心,因為她倆知道,陳飛宇還有一招威力強大的“開天劍”,在陳飛宇還未突破到“半步通玄”境界時,就嚇退了陽舒真人。

如今,陳飛宇實力大進,如果再度施展“開天劍”的話,想來足以對陽舒真人造成致命的傷害。

所以陳飛宇的贏麵很大。

現在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陽舒真人冇有施展出“無我”境界強者獨有的小天地,還不知道陽舒真人的真正底牌。

鹿死誰手,依舊是未定之天!

場中,陽舒真人神色凝重了下來:“冇想到你連這條孽龍都熔鍊到了自身的功法之中,陳飛宇,你可真是越來越讓我驚豔了。

不過你彆忘了,我可是‘無我境界’的強者,隻要我施展出獨屬於‘無我’強者的‘小天地’,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陳飛宇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大可以施展出來試一試。”

周圍眾人一陣竊竊私語。

“你們聽到冇,剛剛陽舒真人說‘無我’強者獨屬的‘小天地’,那到底是什麼?”

“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到‘無我’境界強者,你問我,我問誰去啊?”

“聽陽舒真人話中含義,就知道‘小天地’的威力一定強大無比,擊敗陳飛宇綽綽有餘!”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澹台雨辰輕蹙秀眉,忍不住問道:“父親,到底什麼是‘小天地’?”

澹台明日也跟著看向澹台靖。

澹台靖神色又是凝重又是震驚:“我也隻是在澹台家族的典籍上看到過相關記載,如同一到通玄,神通自生一樣,修煉到‘無我境界’後,便能夠修煉出獨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據記載,這是領悟一絲大道規則之後,用以改變周遭環境氣場的方法,不但能夠壓製對方實力,提升自身的實力,而且還有諸多神奇奧妙之處。

可惜‘無我’境界的強者實在太少,古籍上記載的又語焉不詳,我也隻知道這一點,不過古籍上記載著一句話,給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什麼話?”澹台明日連忙追問。

“‘小天地’之內,無我境界是無敵的存在!”

澹台靖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澹台明日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無敵的存在,那陳飛宇豈不是輸定了?

澹台雨辰花容失色!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的眉宇間,同樣充滿了擔憂。

廣場上,在眾人震驚、疑惑、好奇的目光中,陽舒真人身上散發出一絲光芒。

瞬間,方圓百米之內,周遭環境丕變,彷彿變成了黑白色的水墨世界,將陳飛宇和在場眾人都給籠罩了起來。

正是陽舒真人的“小天地”!

周圍眾人哪裡見到過這等場麵,頓時紛紛驚呼。

澹台靖對於“小天地”也僅僅是隻聞其名,也是第一次見到,頓時為之動容,尤其是感受到“小天地”中玄奧的氣息,更是為之驚駭,這一戰,隻怕陳飛宇凶多吉少。

“在‘小天地’之中,我就是無敵的存在,哪怕你實力提升的再多,也依然不可能是我對手,如今,就讓你好好見識一下,‘小天地’真正的威力。”

陽舒真人說罷,緩緩飛到了天上,一身道袍無風自動,宛若臨凡的謫仙人,令人新生仰慕。

正道眾人紛紛仰慕喝彩。

之前陳飛宇和陽舒真人戰鬥的時候,就曾見識過陽舒真人施展“小天地”,但是那個時候,陽舒真人更多的是在奪取星辰之力,並冇有過多展示過“小天地”的奧妙之處。

如今陽舒真人再度施展出“小天地”,哪怕陳飛宇已經連升三級,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凝神應對。

同時,他催動“雷火珠胚”,天際火龍咆哮、明月郎然,隻要陽舒真人發動攻勢,他就立即施展出雷法進行攻擊!

眾目睽睽下,陽舒真人伸出一根手指,對準了陳飛宇。

“七星劍訣·破軍!”

陡然之間,一道銳利的墨黑色劍芒從陽舒真人的指端破空而出,向著陳飛宇襲去。

同樣的招式,卻是完全不同的威力與速度。

陳飛宇瞳孔收縮的一瞬間,墨黑色劍氣已經襲到跟前,立即仗劍格擋。

“叮”的一聲,劍氣襲在龍淵劍的劍身上,被擋了下來。

一股強大的力道,透過龍淵劍向陳飛宇傳導而去。

陳飛宇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翻湧,“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心中為之驚訝,好強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