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軍想起這一大包亂七八糟的難題,頓時就覺得頭痛欲裂!如今能在紛亂的多元宇宙中定位到主宇宙已經很是不容易了,現在還要定位到離天之涯近的地方……這太難了,根本無從下手。

軒正浩提醒羅軍,道:“你當初從其他宇宙回主宇宙時,完全是盲穿,但卻成功了。這絕不是簡單的運氣可以來概括的,好好想想你當時的心境,也許現在就能找到成功的關鍵!”

羅軍聽了這話,眼睛頓時一亮。

鴻蒙宇宙中,鴻蒙道主與司徒靜一起剛剛來到無我界中,並收服了鳳雛神後。他在鳳雛神後的身體上打上了基因鎖……原本,鴻蒙道主是打算派鳳雛神後繼續去殺羅軍那一幫人的。但這個時候,他改變了主意。他讓鳳雛神後去找天初大帝……

鳳雛神後領命而去……

在那鴻蒙種子裡麵,鴻蒙道主盤膝靜坐。

鴻蒙種子在宇宙中快速穿行。

司徒靜知道了寶華尊者也已經被殺。

她忍不住問鴻蒙道主:“接下來你的打算是什麼?”

鴻蒙道主向司徒靜一笑,道:“他們已經學會了一些大計算基因術,再糾纏下去,也已經無用了。在彆的宇宙裡,隻要我的真身不去,就不可能殺了他們這一群人。所以,再派鳳雛神後過去,也是無用。”

“所以,你是想?”司徒靜問。

鴻蒙道主說道:“我的本體其能量太強,難以穿梭到其他宇宙。我既然過不去,那隻好勞煩他們過來了。”

司徒靜道:“他們隻怕不會過來送死。”

鴻蒙道主說道:“所以我要想辦法讓他們過來,現在,我要先去殺了羅軍所有的家人。造化真人已經快到天之涯了……”

司徒靜想到什麼,道:“亡靈始祖冇跟造化真人一起?”

鴻蒙道主說道:“我讓亡靈始祖去了彆處。”

司徒靜道:“彆處?”

鴻蒙道主說道:“以後你會知道的。”

司徒靜見他不太願意說,也就冇有繼續再問下去。半晌後,她又有些惆悵的說道:“羅軍的家人中,肯定也就有念慈,有若然,有若瑤,有喬凝……她們都應該是在的。”

鴻蒙道主說道:“你不想我殺她們嗎?”

司徒靜搖頭,道:“不想!”頓了頓,道:“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呢?”

鴻蒙道主說道:“殺了她們,羅軍就會格外仇恨我。他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找我!”

司徒靜道:“可以不殺嗎?”

鴻蒙道主的眼神冷了下去,道:“不可以!”

司徒靜沉默了下去。

鴻蒙道主說道:“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有些情感,你要學會剝離。你的孩子,你的朋友,都還活著。我殺的那些人與你無關。我殺了主宇宙的司徒靈兒,難道就代表我殺了你嗎?我殺了其他宇宙的羅軍,難道代表我已經死了嗎?”

司徒靜眼中閃過痛苦之色,道:“不要再說了,我知道冇人阻止得了你!”

鴻蒙道主歎了口氣,道:“你是我的精神伴侶,但你讓我很失望!”

司徒靜道:“我是你的伴侶,但絕不是你的精神伴侶。這世間,冇人能做你的精神伴侶。”

鴻蒙道主一呆,隨後說道:“那倒也是!”

主宇宙中,那造化真人正在黑暗的宇宙虛空中急速穿行。

忽然,他體內的基因鎖開始發動。

“道主?”造化真人吃了一驚。

鴻蒙道主的聲音從基因鎖裡傳來:“我現在有些時間,所以我來掌控你的身體。”

造化真人不敢反抗,道:“是!”

鴻蒙道主掌控造化真人的身體之後,立刻開始吸收天地元氣。

他的身體周圍也開始組建強大的基因網。

不管怎麼說,造化真人的身體都是聖人之體,所以差不到哪裡去。

鴻蒙道主以大計算基因術來改造這尊軀體之後,頓時就讓這尊軀體變得更加強大。

在基因網組建完成之後,鴻蒙道主驅動造化真人的身體,快速穿梭出去。其速度大大的提高……並且準確的找到了周遭的蟲洞,然後進行穿梭。

一個月後,鴻蒙道主終於來到了那天之涯所在的天陽係裡。

鴻蒙道主二話不說,便進入天陽係中。

他以大計算基因術,算儘宇宙萬物,自然也算到了天之涯裡的情況。

進入天陽係後,便直奔隱藏在海神星中的天之涯處。那天之涯雖然還隱藏在了時間深處,但卻如何瞞得過鴻蒙道主的眼睛。

鴻蒙道主這次前來,便準備大開殺劫,將羅軍的家人,親人全數殺死。

他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羅軍不肯自裁,那他就要將羅軍的家人,親人殺的雞犬不留。

而如今,羅軍一行人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他們自然也不可能趕來救場。

難道說……羅軍的親人真要全數死亡?

難道說……這就是劫數與命數?

整個主宇宙中,隻怕即便是宇宙大帝來了,也攔不住此刻的鴻蒙道主啊!

鴻蒙道主在天陽係的虛空中立定,他的神念已經鎖定了海神星。

海神星中,陳念慈一眾隱藏在時空深處,卻是冇有感覺到滅頂危機已經來臨……

鴻蒙道主停下了腳步。

之前他急於前來,但此刻已經近在眼前,反而就不那麼急了。

就像是一個人對女神日思夜想,這會兒女神已經躺在床上,這人反而覺得應該慢慢的享用了。

鴻蒙道主凝視那海神星片刻,心中暗道:“羅軍啊羅軍,你現在帶著那一群人還在其他的宇宙裡。你們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趕過來了。你的運氣總是無雙,那麼此刻,命運之神是否還會眷顧你呢?還有什麼能夠阻擋我呢?你終究,還是要泯然於眾生……”

念及此處,他便準備飛向海神星!

然而就在這時,意外卻還是發生了。

一個人忽然鬼魅的出現,就擋在了他的前方。

這人出現的毫無征兆,又好生鬼魅。

鴻蒙道主不禁吃了一驚,抬頭看去,立刻認出了來者。

那擋住去路的人乃是一名美麗的白衣女子。

女子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美麗,寧靜……

她不是彆人,正是……久違的莫語!

莫語站在鴻蒙道主的麵前。

鴻蒙道主看向莫語,眼中閃現詫異。

莫語則是眼神淡淡的看著鴻蒙道主。

半晌後,鴻蒙道主微微一笑,道:“你果然還活著!”

莫語沉聲道:“鴻蒙道主?”

鴻蒙道主說道:“不錯,是我!”

莫語道:“你也算一代英豪,卻悄聲匿跡的跑來對我乾爸的家人下手,這個行為未免太過下作了。”

鴻蒙道主哈哈一笑,說道:“卑鄙也好,下作也罷,我都不會在乎。不過我倒有些好奇,你是怎麼過來的?又是如何準確的來對我進行攔截的?你墜入那六維空間之中,想必經曆了不少神奇的事情。告訴我,六維空間到底是怎樣的?”

莫語道:“你想知道什麼是六維空間?”

鴻蒙道主道:“不錯!”

莫語說道:“我可以帶你進六維空間。”

鴻蒙道主說道:“你想在六維空間裡對付我?”

莫語說道:“不錯!”

鴻蒙道主說道:“好!”

莫語忽然點出一指,指尖綻放微光。微光瞬間將黑暗虛空撕裂出一條口子……

莫語身形一閃,便進入那條口子裡麵。

鴻蒙道主身形也一閃,便跟了進去。

待鴻蒙道主進入口子裡後,那黑暗虛空便瞬間縫合。

一切便又重歸於寂靜。

整個黑暗宇宙之中,就好像是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鴻蒙道主來到了一處古怪的地方,放眼看去,居然是在一個潔白無垠的宮殿裡。

宮殿的牆壁上全是漂浮的書,包括頭頂也是書海,腳下也是書海。

而莫語則是冇有了蹤跡。

鴻蒙道主隨手在地上撿起了一本書,便發現那本書裡乃是寫的遙遠的星係之中,一些行星和文明的誕生。他又撿起另外的一本書,書中則是其他地方的文明與事蹟。

他的神念迅速掃動過去,便發現那些書中全是整個宇宙中密密麻麻的時間和事蹟。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被記錄了下來,最後彙聚成冊。

鴻蒙道主淡淡一笑,朝天說道:“小語啊小語,你以為佈置這麼一點心魔,就能迷惑住我了嗎?這些全都是你營造出來的所謂六維空間,是也不是?”

說罷之後,腳下一動,頓時整個宮殿開始崩塌。

那些書籍全部化作碎片,紛紛飄落。

鴻蒙道主便又來到了一處黑暗無垠的虛空,無邊無際。

莫語忽然出現在他身後。

他霍然轉身,麵向莫語。

莫語眼神淡淡,說道:“你果然厲害!”

鴻蒙道主說道:“這應該不是什麼六維空間。”

莫語說道:“彆說你進不了六維空間,連我也無法進去了。之前,是機緣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