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聖主和幾個太上長老親自帶頭朝葉雲飛圍殺過來。

至於天量聖地其他那些人馬根本就不敢靠近過來

因為這是屬於合界境高手的戰鬥,對於他們來說太可怕了,彆說參加,就是靠得近一些,也有可能會被震成粉碎。

葉雲飛一揮手,密密麻麻的血色兵器出現,好像一場血色暴雨般朝四麵八方疾射出去。

接著,葉雲飛一揮手,兩千多件法寶同時出現,一起被啟用,猶如一輪輪璀璨的炎陽般,朝那些圍殺過來的高手轟去。

這些全部都是真正的法寶!

是葉雲飛在古陰穀之中得來的。

葉雲飛拿出來的這兩千多件,有奧義法寶,也有玄道法寶!

這麼多的法寶同時被啟用,所爆發出來的能量威壓太可怕了。

浩蕩的法寶威壓猶如山崩地裂一般朝四麵八方洶湧衝出。

當場就將十幾個合界境初期震得拋飛出去,連連吐血,身受重傷。

葉雲飛趁機一劍向前橫掃,瞬間斬殺四五個合界境初期和中期實力的高手。

“怎麼可能?

世間居然有人可以同時操控這麼多的高級法寶!”

那些天量聖地的高手,包括聖主和幾個太上長老在內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這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來曆?

他所施展出來的每一個功法武技都是如此高明,有許多我根本就冇有見過。

他為什麼稱我為師父呢?”

紫聖真君也是驚歎。

“殺!”

葉雲飛左手握著半帝長劍,斬出一道道劍芒,右手握拳,打出一個個巨大的拳印,與周圍不斷攻擊過來的高手進行硬拚。

在壓榨潛力,強行提升的狀態下,葉雲飛擊出的每一劍,打出的每一拳都恐怖之極,將周圍的空間打得不斷崩碎,滾滾時空碎片瘋狂飛舞。

可以說,此刻的葉雲飛幾乎已經是處於最強戰鬥狀態!

那些合界境初期和中期根本就不敢靠近葉雲飛,隻能在遠處隔空攻擊,因為這些高手在葉雲飛的麵前會被一招斬殺。

隻有合界境後期的高手纔敢勉強和葉雲飛對上一兩招。

而那些合界境圓滿高手則成為了正麵對戰葉雲飛的主力。

天量聖地參加戰鬥的天界境圓滿高手總共有六個,分彆是聖主和五個太上長老!

合界境後期高手則有十幾個!

十幾個合界境後期和六個合界境圓滿站在葉雲飛的正前方,一起合力擋下了葉雲飛的大部分攻擊。

其他那些合界境初期和後期則是分散在四麵八方,拉開距離,祭出法寶,以及施展一些遠距離的武技,對葉雲飛進行攻擊和騷擾。

不得不說,這種打法有一點的作用。

一時之間,雙方處於一種僵持的狀態。

“一個人,對戰一個大勢力所有的高手,這位年輕人的戰鬥力真是讓我開了眼界啊!”

紫聖真君看著眼前這場戰鬥,感覺有點震撼。

“這怎麼可能?”

“我冇有看錯吧?”

這個時候,天量聖地的周圍早就已經來了很多看熱鬨的武者,看到葉雲飛獨自一個人對戰五六十個天量聖地的高手,簡直不敢相信。

事實上,葉雲飛在天量城之中動手的時候,訊息就已經快速向外界傳送出去。

收到訊息之後附近的武者紛紛趕來。

一個後輩小子,單槍匹馬殺上天量聖地的總部,這樣的事情太讓人震撼了,冇有人想錯過!

所以越來越多的人來的天量聖地的周圍。

而天量聖地的人馬全部注意力都在葉雲飛的身上,對於那些集中在總部周圍看熱鬨的人根本就無暇顧及。

“小子,受死!”

在激戰的過程中,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寒聲道。

一輪紫色明月在他的背後浮現,道道寒芒垂下,哐噹的一聲,這輪紫色明月不斷放大,瞬間就擠滿這一片天空,高速旋轉著朝葉雲飛斬過來。

當!

葉雲飛手中的半帝長劍斬出,和那輪紫色明月撞在一起。

那輪紫色明月被震得後退一段距離,居然不碎,而且再次滾滾旋斬過來。

這是天量聖地古代傳承下來的一種核心功法,叫紫月神斬,是天雄域之中一種威名赫赫的高級功法。

“大家一起施展紫月神斬!”

這個白髮老者大聲叫道。

轟轟……

下一刻,六個合界境圓滿,十幾個合界境後期全部都施展出紫月神斬。

一輪輪紫色明月不斷放大,當空旋轉,好像切割豆腐一半將虛空割裂,一起朝葉雲飛斬來。

葉雲飛意念一動,一件件璀璨奪目的法寶源源不斷朝那些紫色明白擋去。

噹噹……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金屬撞擊聲不斷響起。

不得不說,紫月神斬確實是一種威力十分強大的秘術,居然和那麼多的法寶打的不分勝負。

“組成紫月神陣對付他!”

聖主突然大叫道。

紫月神斬這種功法如果有多個高手一起施展,還可以組成一個陣法!

蓬……

隨著聖主的叫聲,那些合界境後期和圓滿高手的軀體之上開始冒出來熊熊烈火。

為了對付葉雲飛他們竟然開始燃燒本源精血!

下一刻,高空之中十多個巨大的紫色明月瞬間就融合成為一個巨大的紫色明月,散發出來可怕的能量威壓。

“聖主,我們也來相助!”

其他那些合界境初期和中期高手見狀,齊聲大叫,然後他們的身上也開始冒出來熊熊烈火,他們也開始燃燒本源精血了。

隻見這些合界境初期和中期高手快速移動身形,然後直接就將他們體內的能量傳送給那些合界境後期及圓滿高手!

原來,天量聖地有一種傳承秘術,可以將自己的能量傳送給修煉有相同功法的人身上,幫助對方。

高空之中的那一輪紫色明月的能量氣息瞬間暴漲。

轟!

那輪紫色明月輕輕一顫,猛地朝葉雲飛斬過去。

這一次,葉雲飛的**和靈魂體都被這一輪紫色明月鎖定了。

“小心!”

紫聖真君連忙提醒。

下一刻,那輪紫色明月已經來到了葉雲飛的身前,將時間和空間都禁錮住,讓葉雲飛無法躲開。

轟轟……

二千多件法寶同時擋在葉雲飛的身前,不過瞬間就被全部撞開,那輪紫色明月斬向葉雲飛的**。

當!

葉雲飛手中的半帝長劍猛地斬出,和那輪明月撞在一起,直接被震開。

轟轟……

葉雲飛施展空間瞬移術,極速後退,同時雙拳快如閃電,左手施展借天九葬拳,右手施展真魔殺神拳,速度快到極點,不斷和那輪紫色明月碰撞在一起。

隻不過最後葉雲飛的種種防禦都被破開,那輪紫色明月斬中了葉雲飛的身體,一閃而過,紫芒璀璨。

“以身為血!”

葉雲飛一聲大吼,整個**瞬間化成血液,不管是五臟六腑,筋骨血肉,還有皮膚毛髮,甚至指甲牙齒全部都變成濃鬱的血漿。

紫色明月極速旋斬而過。

嘩啦啦……

葉雲飛原地消失不見,隻剩下一大灘鮮血漂浮在那處空間。

“好!

謝天謝地!

終於斬殺那個小子了!”

“紫月神斬不愧是我們天量聖地最高級的傳承功法!”

……

有許多天量聖地的高層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歡呼了起來。

“太好!

我們天量聖地的高層終於合力殺死那個可怕的小子了!”

天量聖地其他那些人馬也是紛紛歡呼了起來。

“想不到,那個小子最終還是被天量聖地的高手殺掉了。”

“也對。

天量聖地是我們天雄域最強大的大勢力之一,傳承久遠,底蘊深厚無比,又是一個後輩小子所能挑釁的。

他的結局早就註定了。”

“那個小子雖然隕落,但是他的所作所為足夠驚人。

我相信,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事情肯定會轟動整個天雄域,那個小子就算死了,他的事蹟肯定會一直流傳下去成為一個傳奇!”

天量聖地總部周圍,那些看熱鬨的生靈紛紛感歎。

“不對!

大家小心!

那個小子還冇有死!”

就在這個時候,天量聖地那個白髮長老眉頭緊皺,突然大聲叫道。

“不錯,他並冇有死!”

其他那些合界境圓滿高手也是臉色凝重紛紛出聲提醒。

這些合界境高手的魂力能量很強大,他們還感知得到葉雲飛的氣息。

“不錯,我還冇有死。

就憑你們,還殺不死我。”

這個時候,葉雲飛的聲音突然響起。

然後,葉雲飛的身影緩緩浮現,站在一片濃鬱的血霧之中。

剛纔葉雲飛施展了血術七式之中的第四式,以身化血!

將自己的**化為血液!

當然,那輪紫色明月的確也斬中了葉雲飛的身體,讓葉雲飛受了傷,而且有點重。

隻不過,葉雲飛的**質量十分強悍,生命力十分堅韌,片刻之間就開始在恢複。

“怎麼可能?

真的還冇有死?”

無數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嗬嗬,這個年輕人,真的有點妖孽啊!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弟子,那就好了。”

紫聖真君看到葉雲飛活生生站在那兒,心中一鬆,不由得笑道。

“如此可怕的攻擊,居然都冇能夠將他殺死?”

這個時候,天量聖地的那些合界境高手一個個都有一種無力感。

要知道,剛纔那一擊,可是集中了天量聖地所有合界境高手的能量,合力一擊!

這樣都殺不死對方!

這還怎麼打?

這個小子好像是殺不死的。

天量聖地的那些合界境高手一個個站在那兒,滿臉沮喪,心中隱隱約約誕生一種絕望感。

“真想不到,我們堂堂天量聖地,被一個後輩小子逼到這種程度!”

聖主望著葉雲飛,嘴中苦澀,緩緩說道。

這個時候,天量聖地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感。

整個聖地,麵對一個後輩小子,居然束手無策。

“嘿嘿……

再來。”

葉雲飛踏前一步,渾身血漿洶動,露齒一笑,看起來滲人之極。

就在此時。

轟隆隆……

天量聖地總部深處,某一處秘境之中,突然響起陣陣雷劫之音。

遠遠望去,隻見那一處空間,有浩浩蕩蕩的劫雲正在不斷劈落。

“好訊息!

太上大長老即將突破!

各位,我們隻要再拖住這個小子片刻,等到太上大長老渡完雷劫,突破到天界境,就一定可以對付這個小子了!”

聖主立即激動了起來,大吼道。

轟隆隆……

下一刻,天量聖地的所有合界境高手再次合作,凝聚出來一輪巨大的紫色明月,滾滾旋轉,對著葉雲飛。

“我好像無法阻止那個傢夥突破了。

看來我要麵對一個天界境高手了。”

葉雲飛望著遠處那片有滾滾雷霆劈落的空間,皺眉說道。-